追蹤
EVA_カヲシン_渚薰╳碇真嗣補完總部
關於部落格
  • 651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短文】諾曼地大登陸(真嗣生日賀文)

 
 
 
今天是六月六日,對碇真嗣來說這原本是一個可有可無的日子,但在他即將面臨十五歲的今年,多了點期待。

從不同的角度來看,世界上可以出現好幾種不同定義的「兩種人」,數量的增加沒有規矩可循,也沒辦法用排列組合來統計,就今天的真嗣而言,世界上只有「在意自己的生日」和「不在意自己的生日」,從有意識以來真嗣對於自己屬於後者感到自傲,不過也不會自傲到對別人說:「我可是一點也不在意自己的生日。」,如此一來別人看到的只是愚蠢。

 
不過,今年思想的影子悄悄越過界線,也許本體明確的否認,但思想也和以前不同。原本筆直的界線現在是如此的扭曲又模糊不清,也許這是個好藉口,也就是替「期待」所築好的完美台階。

碇真嗣從來沒有跟任何人提過自己的生日,沒有人問,自己也不想講,一年的時光無情的流逝,沒有必要駐足於任何一天懷念過去。

「薰,你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
心底深處的期待隨著呼吸竄上,心的節奏加快了腳步。

「六月六號?不是諾曼第大登陸嗎?」
薰沒有停頓又飽合著自信的回答,卻讓真嗣的心理稍稍洩了氣。

明明瞭解薰不可能知道,真嗣偷偷罵自己的愚蠢。

「那我們來慶祝一下吧!」
薰牽起真嗣的手走了起來。

「慶、慶祝什麼?」
真嗣的視線停留在和薰接觸的手,在趨向炙熱的夏天是如此的涼爽。

「當然是世界和平啊!」
薰帶著真嗣走到了福利社,拿了兩瓶原味的保久乳,雖然真嗣要拿錢給薰,薰卻笑著說自己要請客,因為今天是重要的日子。

在中間的過程薰的手都沒有放開過,緊緊的握著,即使在後的真嗣在擁擠的福利社裡跌跌撞撞,手也不曾放開過,這也讓真嗣打從心底的感到安心。

接著,他們到了平日會共進午餐的樓梯間,比較高的樓層都是專科教室,也因此人煙罕至。

「這種時候是要說乾杯……嗎?」
真嗣拿著薰遞過來了保久乳,將吸管插進鋁箔孔,稍稍的抬起的手。薰已經放開了真嗣的手,不過真嗣卻沒有辦法克制自己不去想剛剛感覺。

這時的他們已經坐在樓梯上,肩靠著肩,薰的紅眸與真嗣相視,真嗣再因害羞而垂下眼簾,看著薰微彎的嘴角和鋁箔包邊緣的觸碰,耳朵聽著那自己最愛的聲音說著:「乾杯!」

接下來的時空裡緊抱著沉默。

真嗣一直想說些什麼,但卻不知從何啟口,現在的情況有點詭異,明明是自己的生日卻是和自己的戀人一起慶祝世界和平,雖然薰的思考一直都富有一般人無法想像的跳耀,但還是,太詭異了。

一直努力的喝著手中容積不大的保久乳,真嗣的眼神不斷偷瞄著薰。

不知何時,被喝完的鋁箔包因空氣擠壓發出巨大聲響,真嗣的手握緊了鋁箔包而後放置在旁邊的樓梯上。真嗣伸直了腳再伸了個懶腰,當再次注意到薰後發現他也放下了手中的鋁箔包,看著自己。真嗣感覺到薰跟自己的距離愈來愈近,在最後,薰在真嗣的額上輕吻。

「這一吻是感謝不畏艱難搶灘成功的勇士們……」
薰在真嗣的耳邊說著,縈繞於耳邊的熱氣是令人這麼的害羞。接著,是在鼻頭上的淡淡一吻。

「這一吻是哀悼所有在沙灘上為國殉職的勇士們……」
額靠著額,薰看著真嗣,又說。

真嗣看著薰閉上眼睛於是自己也慢慢閉上,接下來的吻落的位子和自己想的都一樣,吻著唇。

「你猜這一吻慶祝什麼?」

「世界和平?」
薰笑了,他壓住真嗣的後腦加深了這個吻,在真嗣被吻的理智飄散前薰停了下來,薰舔了舔真嗣的唇。
「這一吻慶祝的是真嗣的誕生……」

真嗣的腦袋嗡嗡作響,保久乳的奶香透過鼻腔侵蝕著大腦,雖然不知道真嗣有沒有聽見,不過他的願望悄悄的實現了。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