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EVA_カヲシン_渚薰╳碇真嗣補完總部
關於部落格
  • 651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破觀後感】《再見》BY阿綿

 
其一、


 
當你還在夢魘中輾轉反側,大海另一端的女孩已經用一聲轟隆巨響,送另一架你也有的、被禁錮為人型的神走上離程,跟那被稱為使徒(Angel)的敵人一起。


新的生命之火跟著驟然而起的十字,在海平面上搖曳著戲謔、血色的光芒。

直昇機裡的男人跟生死一線的女孩,不約而同的為口裡的『利用』愧疚幾秒,被提及的,彼此都是年齡。


心懷秘密的人與人。


運送的是資訊還是禁忌的鑰匙?完成的,是救贖,還是外典外的謎題?


喵囉,至少撿回了一命。


搖晃的赤紅,火焰、波浪、亦或劃過眼皮的血痕。
那是熱情的顏色,更多時候,代表的意義不是愛是殘酷。

分離之時。


再見、再見。

Evangelion 五號機。



再見。






 
其二、



只能靠自己了,明日香。

你是笨蛋嗎?

一直以來明明單打獨鬥至今,明明就不曾感到過孤獨。

我是特別的。

我是特別的?


再見、再見。



無法拒絕的存在來襲。



巨大的紅色身影,帶來的是自信、協助,與期待。

只是那無論如何,都是刺眼而不可妄造的顏色。

改變,從一開始就是,無論是實質上的官階、對曾經仇恨的女人的態度、還是隱隱而出的個性。不變的是不可高攀的高嶺之花,仍舊在岩壁上招搖著武裝脆弱與寂寞的芒刺。


高傲、沒有歡顏(言)。


但當溫軟的第一道風拂過,孤谷的紅薔薇綻放第一抹微笑。

侵蝕冰冷的除了暖意,還有、還有,另一層劇本中的酷寒。

在她露出真心微笑的那刻,命運的齒輪開始運作向可知的結局。



原來,我會笑啊。



於是那成花瓣盡落之前,最後一次的顫動。



再見、再見。

他們以稚嫩吟唱。
最後一程、期望明日,永遠的永遠。

那個曾經模糊的辭彙:朋友。


男孩的嘶吼與女孩的無語(她早已無法作聲)。

拉扯與啃食、內臟與血河,還有成堆白骨。

不見啄咬的鳥兒,進行中的不是許多人無法抹滅的天葬景象,因為牠們轉身改以旋律吞噬。


改變,在一開始就設下。


男孩與女孩,男孩與女孩,男孩與女孩。


一念之間的抉擇與捨棄。
笑容與憂鬱、得生與得死。


男孩與女孩,男孩與女孩,男孩與女孩。


改變,在一開始就設下,不變的是奮力掙扎的男孩,和不斷落下的搥打。


真是個蠢蛋呢。

救助愚民事菁英份子的任務。


菁英份子總是在救助愚民的路上光榮喪生,在優秀上多加一層英雄的意義。


再見,他們以稚嫩吟唱。


再見、再見。


在那永遠的明日,或許在那插入栓破裂的那刻,跟著生命之源濺灑的芳香得以延續。



再見。






 
其三、



亞當傾心於莉莉斯,而安於夏娃。

十五年前在這個方程式下,帶著光翼的神回應人的狂妄,用這世界一半的靈魂,兌給波光紅艷的汪洋,及僅存的另一半生命。



生命在一瞬間誕生及殞落。

如此脆弱的不可承受之重。



這是他與許多其他世界、命運相同的夥伴,重重地刻劃在靈魂身處的一句話。
然而只有生者會嘆息。



當你面對著整片整片、遠觀已無法判斷為何的墓園,重複與遼闊,最後成就一皺眉、一抽氣、一泣音。成千上萬的相同的石塊,它們留的,只是他們的名,在廣闊中直挺挺的看似永遠地紀錄人類曾經的無知。


名字代表的,只是註記,與消去。
真正重要的,是廣大的集體記憶。

第二次衝擊。

銘記。

那個應該被稱為父親的男人,替自己留了那個名字的最後身影。

深深在心。


人類必須忘記某些回憶才能繼續活下去。
真正重要,已經牢記在心。


他這麼說,不知道是在說服你,還是自己。



那我呢?



你以別開臉這麼問,渴望得到的答案,是那腦海裡已經模糊的母親?還是男人心上懸念的名?



爸爸在男孩子的生命裡,扮演極為重要的角色。

伊底帕斯情節。



就算會歡笑,手裡的大提琴也無法把樂音傳到那人耳裡。

卡農,那是簡單的分解和絃,蘊藏簡單的情意。卻無法、無法傳到無論得到多少掌聲,在意的只有那唯一的人耳裡。


爸爸、爸爸、爸爸,你可有聽見我的渴望。


追求與承認與挫敗,追求與承認與挫敗。

爸爸最好也能失去重要的人,這樣他就能明白我的感受!

疏不知無情落紅的命令,早已寫在被光眼鏡的裡層,那是用你母親的血液,刻寫下的劇本。



不能逃避,不能逃避,不能逃避。
也無法逃避。

因為生命是如此,脆弱的不可承受之重。

當初在自己手心裡粉身的少年、因為自己的退卻身首異地的男孩與女孩,還有那換了肉體與記憶的靈魂。
血液與生命流逝的溫暖,彷彿浸濕駕駛艙傳遞過來。



不能逃避,不能逃避,不能逃避。
也無法逃避。



奮力一呼。

最後對於父親的渴望、對於救贖的渴望。

生命是如此脆弱的不可承受之重,最後、至少,能夠懷抱殘存的女孩。



這樣、就已經夠了。



不是責任,不是父親的命令,而是發自內心的期望。


勇敢的少年阿,快去創造奇蹟。

生命卻是如此脆弱的不可承受之重。


突破的覺醒,下一步仍是已完成的藍圖。


再見、再見。


父親。


再見、再見。


亞當、夏娃……莉莉絲(?)



再見。






 
其四、



最後一顆膠囊吞下,從窗外灑落的是一地的清冷。

洋娃娃眨眨眼睛,與現實隔了一層透明的,是專屬於他的培養皿。


不能逃離、無法逃離……

……沒有意識到逃離。


離開這裡,我就無法存活下去。


第一次、第一次,在這裡的,是第幾次的輪迴?



無口,他們說。
無心,她說。
無妨,他說。

我想,只要微笑就可以了。



第一次的謝謝,第一次說出口的話語,第一次,那副眼鏡外的身影在她心上留下痕跡。

暖烘烘的,男孩遞過來的,除了味噌湯,還有著什麼。似乎上一次他含淚的碰觸,也是這樣傳送溫暖的
情意。


洋娃娃注入了生命。


第一次的感謝、第一次的笑容、第一次對於付出的渴望。


最簡單的方式,最笨拙的方法,料理是件讓人開心的事吧?還有跟著傷口與日劇增的滿足感。

但當紅色的警戒響起,第二次回蕩許久的感謝,成了最後一道輕撫紅花的暖風。

席捲而來的,是離去、是冰冷。


台詞,又沒了。

洋娃娃的發條,又悄悄停止了轉動。

只是活躍的心已無法停止跳動。



付出、暖烘烘、付出、暖烘烘、付出、暖烘烘



沒來由的熱血,與堅持。

我要讓碇同學,能夠不需要再駕駛EVA。
 
啊!原來,只是微笑……



那人、那人,與大家。



最後一聲謝謝,接著是驚愕的爆炸。煙霧散去,命運卻無法扭轉,更加險惡的反咬一口。
殘存一雙腳,還有被捨棄的頭顱。

但男孩掙扎著,挖掘、找尋可有可無的靈魂。



這就夠了。



在妳自身的綾波零、在他心裡的綾波零、在男孩眼裡的綾波零。

在妳心裡的、男孩的身影。

彼此對於彼此,代表不同意義,在互動中刻劃下不同的銘記。


這就夠了、這就夠了。


再見、再見。


我想,只要微笑就可以了。



再見。






 
其五、


 
世界剛在十秒前開始,而在一秒前步入尾聲。

狂掃的風不是壓力的差距,那是以帶著光翼的神為中心的能量風暴,席捲過的除了呼嘯,依稀還可耳聞
墓碑上的靈魂,見證十五年前那場不完整的救贖時,以惶恐合音的快樂頌。


新生命的誕生,其代價是古老生命的消失。

延續第二次衝擊,第三次衝擊開始了。

世界,就要開始毀滅。



約定的時刻到了。



接在混沌與希望的歌謠後,神的名諱停留片刻。

然後,是你的聲音、你的命運。


MARK-6


你終於穿上了衣服,還莫名其妙的有了台人型兵器、從未穿過的戰鬥服。



男孩與你,你與男孩。



命運究竟是以怎樣的DNA糾纏在一起?為何僅僅二十分鐘的陪伴,卻形成十幾年來的難忘。

直到當初最後的最後,他還是想起了你。
真心的笑容,只有你曾擁有,無論是以人、還是使徒(Angel)的形。

最後的最後,他還是想起了你。

曾經在頰畔、在嘴唇、在手心留下的溼熱。


噗通一聲,是那曾經掉落的頭顱漣漪起的聲響?
是他在駕駛艙內,流下的眼淚?
是落敗的使徒,奮力一呼崩解成的紅色驟雨?
還有那有光處便會就水珠而生的虹……

究竟是愛情,還是友情,還是……

在一片歡呼、鼓掌及笑聲中,那抹笑背後的情感,依然是看似明顯的不定數。

唯一確定的,只有。



我想,我是爲了與你相遇而誕生的。



沒有水聲,沒有驚呼,沒有男孩臉上可疑的潮紅。


吶,有點喜歡我的話,就殺了我吧。


這句話,彷彿還在黑之卵裡回蕩。

只是這次是,You can,還有,You can’t的世界。


You are (not) alone.

You can (not) advance.


再見,然後,再見。


光翼和聖歌,妖嬈而聖潔的莉莉絲,契約,那是你和她和他的聯繫。

於是最後的最後,至少在這章節,完結記號是一柄外典下的匕首。


再見、再見。



這次至少一定要讓你得到幸福。



碇真嗣。


 
死亡還是重生,那一個詞,代表的意義才是完全的願景。



決定權在你、在妳、在祢?


再見,同時揮別尾聲,然後面向將來。



又是一樣的,用鮮血還有屍體推砌而成的救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