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EVA_カヲシン_渚薰╳碇真嗣補完總部
關於部落格
  • 650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短文】相信測試

瓷杯與瓷盤撞擊的清脆聲響,濃郁的咖啡香氣滿溢於室內,宜人的氣溫,細緻的裝潢,黑咖啡的苦澀而濃醇,輕音樂圍繞於耳際,接著只剩下人們的低語。這家咖啡廳在車站附近,車站正對面的大樓裡的第三層,經過特殊處理的單面反射玻璃讓外面的人看不清,位處偏高再加上隔音效果極佳,地面上車水馬龍的喧鬧也消失於無形。

就在對面的車站門口,因低溫而限制供水的噴水池旁,真嗣站在冰冷的大理石池畔,因為方才急忙的奔跑,呼吸顯得有點急促,面頰都是通紅的,真嗣急忙望向車站牆壁上的大鐘,看不清楚的表情,真嗣著急的左顧右盼。

距離約定的時間已經過五分鐘了,又再次小口的啜飲咖啡,薰的一隻手托著下顎,艷紅色的眼睛為瞇。

「我相信你,所以不管多久,我都會選擇等待。」
這是很久很久以前,薰對真嗣所說的話,剛認識不久之後,那時薰站在真嗣面前說著,原因好像只是等待真嗣完成值日生的掃除工作。還記得那時真嗣的臉剎那間被不習慣的夕暮刷紅,還記得那時薰笑了,就像現在一樣。

你會怎麼做呢?真嗣。我相信你是相信我的,因為我亦是如此,正因如此,我才會想要知道你的極限。

正因人類是駑鈍的,所以想要測試,不管是以最要好的朋友,抑或是未來的情人的身分,我想要得到答案,不由自主的。

這次,薰雙手托著下顎,看著。

依照車站旁的溫度顯示,其實已經冷到會下雪了,只是現在溼氣不夠。防起霧的玻璃每天被工作人員擦的雪亮,對街的真嗣看起來很渺小,渺小而單薄的。薰可以清楚的看見攘往來熙的人群,真嗣坐了下來,在冰冷的大理石畔上,薰覺得自己一定可以想像的出,真嗣坐下去的瞬息,冰冷透過傳導進入不算厚的大衣的冷,從脊髓一路綿延而上的那種,薰看著真嗣,沒有圍巾也沒有手套,應該是因為急忙匆促所以才什麼都不管了吧。薰又笑著看著真嗣打了一個噴嚏。


「陪我出去一下吧!」
當時自己是這麼說的。但不知道是不是說的太過突兀,所以真嗣一臉疑惑的表情。我笑了。

「因為聖誕節要到了,所以陪我出去一下吧。」
站在學校玄關更換成室外鞋的時候,我選擇不正視你的臉,平穩的躺在自己皮鞋上的粉色信封被我拿起,雖然一點興趣也沒有,我卻佯裝興奮的看著。

當時你是用什麼樣的表情看著我呢?是如我一般快要壓抑不住的熱切,還是自卑與無奈。不管是哪一個都會激起我對你深沉的欲望,醜陋的。

「你有事嗎?這禮拜天。」
把連名字都被我注意到的信封塞進書包,稍微施力的捏皺,暗自感謝著這位素未蒙面的女孩,妳是我釣大魚的餌。真嗣咬著下唇像是思考了一下,而後點點頭,在笨拙的穿上皮鞋時差點往前倒。

「那就這麼一言為定囉。」
低沉而帶有磁性的聲音是真嗣所喜愛的。

無法忽視的興奮,真嗣不否認自己十分高興,薰提出要約後真嗣每天都在倒數,以前的聖誕節和自己沒有什麼關係,真嗣無法也從沒想像過自己會被有邀約出去的一天,雖然不是聖誕節當天,也不知道用意是什麼。不管用主觀還是客觀的猜測,真嗣到最後都會偏向薰要買禮物給自己不認識的女朋友。搖了搖頭,真嗣撥亂自己的頭髮,希望把奇怪的思緒趕跑,再看看月曆上的記號,過去的自己根本無法想像未來某一天會如此少女心的倒數。信手把雜亂的頭髮梳順後,真嗣蓋好棉被,閉上了眼睛。

就是明天了,下午一點在車站門口,希望不會遲到。

沒有光線的房間,暖氣轟轟作響。


已經經過一個小時了,真嗣,你實在是太可愛了。

喝下了最後一口微涼的咖啡,舌尖的苦澀幻化為甜膩。薰一直觀察著真嗣的動作,對自己的手指呼氣,再用還未被冷空氣侵蝕的餘溫溫暖自己的臉頰。當車站有車次進站,人潮不斷湧出時,只要看到和薰相似的身影,真嗣就會馬上站起來,接著在失望的坐下。不過薰開始的真嗣站起來的次數過於頻繁而感到微慍。

就在真嗣打了今天的第三十三個噴嚏後,薰起身拉拉自己身上的黑色針織毛衣,穿上深灰色的大衣和繫上圍巾,背起黑色皮面的側背背包,結帳,離開了咖啡廳。

你會原諒我嗎?一定會吧。


手再次放入大衣口袋抓緊手機,這個動作已經重複無數次了,真嗣甚至認為自己出現了手機在不斷震動的幻覺,從約定的時間開始算起,真嗣已經撥打不下二十次的電話給薰了,但每次的期待總是會隨著機械音的語音信箱而湮滅。

已經過一個半小時了……是我記錯地點了嗎?還是薰發生了什麼事?毫無消息反而更令人感到擔心。真嗣想著。


──我相信你,不管多久我都會選擇等待。
不知道薰是不是還記得這句話。真嗣看著天空,濃厚的雲抵擋住了原本該灑在地面的光采,像是發呆的思緒,真嗣意識飄然的想到了過去的那一天,薰的一舉一動。這是他第一次這麼在意一個個體的存在。

真嗣又打了一個噴嚏,這讓真嗣回到了現實,意識到臀部的冰冷,還有已經沒什麼感覺的雙腿,只有布料摩擦的詭異感覺。真嗣突然想起薰曾經說過的話:「打噴嚏除了是有人在罵你這種說法外,也有是有人在思念你這種說法。」那好像是幾天前發生的事,不過現在真嗣認為自己只是純粹的感冒而已,不太可能有人在思念自己,有許有人會咒罵自己,但能讓自己打那麼多噴嚏,那還真是濃烈的恨意。想到這裡,真嗣突然笑了出來。

薰自從離開咖啡廳以後,過了馬路,薰站在真嗣不遠處,他看見真嗣打了一個噴嚏,而後好像想到什麼一樣,接著笑了。

真嗣你實在是太可愛了。那麼,你感受到我的思念了嗎?

薰看見真嗣好像發現了什麼,真嗣站了起來,直視著一位男性的背影,穿著一件黑色的夾克,戴上連著夾克的帽子,帽沿有保暖的絨毛。雖然很不想承認,但薰也覺得那個被影和自己有些許相似。

真嗣往那位男性走去,薰也跟在真嗣身後,薰從背包裡抓出了一條純白的圍巾,他覺得最適合真嗣的白色。在真嗣伸出手觸碰的男性的肩膀前,薰用圍巾繞過真嗣的頸子,在真嗣還來不及反應前,從背後環住真嗣。

「原本想看著你找錯人出糗的模樣,後來想想還是算了。」
薰把口鼻埋在真嗣頸間的圍巾裡,悶悶的說著。

「咦……薰你好過份!」
真嗣胡亂揮著手,想離開他的擁抱,然後正視他。

「雖然早了點,聖誕快樂,真嗣。」
薰的真嗣凍到僵紅的耳朵呼了口氣,爽快的放開雙手,微笑的看著真嗣驚愕的表情。在真嗣說話之前擅自把圍巾打了一個可愛的結,雖然這種結法是女生在用的,但薰認為這更適合真嗣,從夏天就這認為了。

果然很適合呢。薰看著真嗣的臉,抱著期待。

是因為太過突然反而忘記害羞了嗎?還是因為冬天太冷,微血管收縮?薰承認自己因為遲遲沒有看到真嗣的害羞的臉紅而有些許不快,同時也快速思考著可能的原因。

「薰……?」
真嗣看著薰在看看脖子上的圍巾,純白的圍巾,如雪般輕柔卻相反的溫暖。真嗣的臉靠近圍巾,原本是雙頰貪求點溫暖,卻又被毛毛的質料搔到,又打了一個噴嚏。

「你感受到我的思念了嗎?」
薰笑著,把離開咖啡廳後戴上的手套脫下,白皙的手直接撫摸上真嗣的面頰,薰原本比平常人還低的體溫和真嗣的凍僵臉頰比起來,可以說是差了一大截。

薰的內心對於讓真嗣在外面待太久而感到一點點愧疚,是不是大概只要讓他等半個小時就夠了呢?

「才不是,是你遲到太久了。」
真嗣吸了吸鼻子,不知到臉頰是因為薰的手還是害羞而逐漸溫暖,總之,開始有了熱度。

「沒辦法啊,因為你相信我。」
薰笑著,好像是因為真嗣終於臉紅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