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EVA_カヲシン_渚薰╳碇真嗣補完總部
關於部落格
  • 650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短文】為你獻上的明日之歌

By:凜子 * 溫和的晨曦從窗簾的縫隙間悄然溜入,素色的床單枕頭與被褥都染上淡薄的金色,連同真嗣的肌膚上也是如此。他感到了那光芒的熱度,先是微微地睜開了眼睛,隨即又因睡意再度來襲而閉上,掖著被子,翻了個身,背對陽光。 「真嗣君,要起來了喔。」 「……呀啊啊!!」真嗣猛地坐了起來,不斷抓住被子往上拉,發現趴在床沿並且叫自己起來的是面帶笑意的薰。真嗣這才鬆一口氣,將臉從被子後露出來。 「……呼,早安啊,薰君。」真嗣露出了微笑,向自己的戀人打招呼,豈料其戀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在他嘴唇上印下一吻,然後說著『那麽我先準備早餐吧』便藉故開門離開。直到現在仍對這樣的事情不習慣的真嗣坐在床上發楞,用指尖輕撫上剛才薰親過的唇瓣。 啊啊,果然好害羞啊。真嗣的臉突然紅了起來,他將臉埋入在空調中變得涼快的被子中。 大概是一個禮拜前的事情,依然是高中生真嗣在其監護人葛城美里的慫恿(?)下搬到了薰的公寓中。無論是離真嗣就讀的第三新東京市立第一中學,還是薰就讀的私立SEELE學園都很近,並且位於熱鬧的街道中與車站旁的公寓,怎麼看都是各方面都很方便的公寓,想必價格不菲。看著依然堆放在睡房一角的兩三個紙箱,本來說好要昨天將所有東西都整理好,但最終都因為很多事情耽擱了。儘管如此,真嗣還是覺得和薰同居的事情一點實感都沒有。 可是,薰君就在身邊這件事應該不會有錯。 真嗣下定決心掀開被子,走進浴室中進行梳洗。看著一切皆是兩人份的用具,心情意外地好。待他梳洗完畢,發現客廳傳來了一股熟悉的味道。定睛一看,不禁感到一陣無奈,果然還是這樣啊。 「真嗣君,早餐也已經準備好了。」薰微笑著將剛從微波爐裏面拿出來的微波食品放在飯桌上。真嗣總算確認那一股熟悉的味道是甚麽了,果然就是美里一天到晚吃的那些微波食品的味道,他對於好不容易脫離除了自己早起燒菜之外就只剩下塑料味很重的微波食品的人生,還沒享受到幾分鐘的幸福就發現原來薰對烹飪這回事情似乎不太擅長。 「那個…我不是那麼喜歡微波食品……而且對身體不是很好吧。」真嗣像是自言自語般低聲地抱怨。準備早餐的責任好像最後只會落到自己身上,明明都已經攬下了做便當的任務了,居然還要再多加一個上去。 「真嗣君不喜歡嗎?我覺得便利店的東西味道也不錯,這也是文化的一部分吧?」薰伸手將微波食品放入口中,真嗣只好心不甘情不願地開始吃。 ……又是這個令人討厭的熟悉味道。真嗣無奈地嚼著食物,嘆了口氣。真嗣將目光投向窗外,雖然公寓就在馬路旁邊,但因為樓層較高的緣故也很少會聽到什麼噪音,比較值得一提的果然還是公寓附近的海濱長廊吧。只要沿著馬路走一小段,再向右轉就能看到那條長廊,每天都有不少人在那裡散步,不過說實話搬過來之後一直忙著整理和打掃,真嗣還沒有機會去那邊看看。不過,一起都住在這裡的薰應該已經覺得不稀奇了吧。 真嗣將碗放進水槽,發現差不多是出門的時間了。現在已經不需要向以前一樣匆忙地衝去車站了,悠悠閒閒地走過去就可以了。薰將校服黑色的外套穿起,拎起書包,一手拉著門把,另一手向真嗣伸來。 「真嗣君,走吧。」他又露出了溫柔的笑容。 「薰君真是太誇張了……」 真嗣伸手與對方的相握,交握的指尖傳來了溫暖的體溫,伴隨著門外的陽光,蕩漾在彼此身邊的空氣中。 今天也是晴天啊。 * 兩人到站後就往不同的方向走去,雖然才剛道別,真嗣還是忍不住往後看了一眼。發現薰向他揮手道別,他因一時心虛和羞愧不斷加快腳步,直到他確定自己已經融入人群。 回到課室的時候,真嗣像平時一樣向坐在附近的健介和東治打招呼。健介將眼鏡往上推,放下手中的遊戲機,猛地向他撲了過去,勾住肩膀。 「聽說真嗣你搬家了耶,你終於算是對得起我們了。」健介用拳頭輕輕打了他的肩膀幾下。 「到底是甚麽意思啊,我不記得搬家對你們有什麼益處啊……」真嗣一臉困惑地瞇起眼睛,看著開始偷笑的健介和東治。東治故意整理一下衣服和頭髮,挺起胸膛,站起來說道: 「那當然是你這小子不可以再獨占鰲頭了!現在可是公平競爭。」 「……你到底在講甚麽啊。」真嗣無力地扶額,大概也猜到他們是在說明日香和美里的事情了,但他就不明白那種刁蠻任性的混血兒和不修邊幅的女人有什麼好喜歡的。 「說到這份上都還不懂嗎?真嗣果然還只是小孩子啊~」 「鈴原同學,一大清早就在說什麼啊!到底日誌你什麼時候才準備寫啊!」委員長握緊拳頭,咬牙切齒地說,看來昨天的日誌又被東治擱下了。東治還沒瞧見她的臉,肩膀就縮起來了,額上冒出一層細汗,準備拔腿就跑。怎料這位委員長已經練成了那股只對鈴原使用的怪力,一把抓住他的後衣領,直直往課室外拖。 ……沒有人吐槽為什麼要往課室外拖嗎?真嗣無奈地看著被拖走的好友,東治被拖的時候到處亂抓桌子以及雜物都散落一地。 「……啊,對了,真嗣你現在是一個人住嗎?」健介又將手中的DV拿起來調弄,似乎已經一定要拍什麼勁爆的畫面不可。 「咳、咳咳——嗯,差不多吧。」真嗣心虛地說。 「是住在那條長廊附近的吧?啊啊,真好啊……有海之餘還離車站那麼近。」 「嗯,說的也是。實際上也沒什麼好的,住在海邊總覺得空氣很潮濕。」真嗣見話題被帶過,暗自鬆了口氣。 其實並不是想對健介隱瞞,但自己無論如何還是沒辦法那麽坦率地承認出來,完全不知道健介和東治會怎麼想自己和薰。自己剛才那種話被薰聽到的話,他一定會露出傷心的表情吧,雖然那也是真嗣不想要看到的事情。真嗣無精打采地坐到位置上,雙手撐著額頭,啊啊,真是兩難的抉擇。 好不容易才熬過了早上沉悶的課程後,終於到了全體學生都期待的午休了。老師前腳剛踏出教室門,明日香就唰地一下站起來,椅子往後倒,發出了啪的聲響,全部人的視線都集中到了她身上。明日香將兇惡的目光投向真嗣那邊,氣哄哄地向他跑了過來,若要矯情地形容一下,就是所謂的『面容嬌俏可愛的少女鼓著臉頰,彷彿是疾風般向他衝來,短裙下修長的雙腿的白皙肌膚感覺在白熾燈下散發著光芒。』但真嗣現在無論如何都沒辦法將明日香想成那種美麗的樣子。明日香狠狠地捏著他的臉,然後用力往兩邊扯,可謂快準狠。 「同、痛……痛……」表情扭曲的真嗣企圖扒開明日香的手。 「笨蛋真嗣!!真是的,只會給別人添麻煩,自從你逃走了之後美里就每天塞那種奇怪的食物給我吃!真是的,到底大人的生活要多糜爛還有骯髒才可以啊!完全受不了耶——」明日香將在美里那邊受的氣都一個勁撒到真嗣身上。 「所以說,都和我沒關係吧!明日香想怎麼樣我不想知道啊——」真嗣用手肘頂住明日香的腹部,兩人在一推一撞的互動下,手機從真嗣的口袋中滑出來了。但本人卻沒有發現。因為他將明日香的手扯開時候,用力過猛,臉完全埋在她的胸中。明日香先是一愣,隨即一邊紅著臉,一邊咆哮著將他一腳踢飛了。 「笨蛋真嗣!變態!色狼!最差勁了!」 * 「可惡…痛死了。」真嗣坐在位置上,揉著被捏得腫起來的臉,雖然他的兩位好朋友都認為他被明日香踢的腹部好像比較痛。正在喝牛奶的東治正在檢查短信的收件箱,牛奶剛才還順著他的喉嚨咕咕地喝下,突然他頓了一下,連嘴巴周圍一圈的牛奶都沒擦掉。 「……喂喂,今天有聯誼耶!」 「哪裡?!我要看!」健介猛地站起來,將臉湊到手機屏幕旁。一看到名單上的名字就灰溜溜地坐回去,繼續啃從福利社買來的麵包。 「怎麼了?」真嗣不解地看著健介晦氣地啃麵包。 「……我才不要去啊。有渚薰去的聯誼會,實在是太討厭了。」健介悶悶地說,想起自己上次誤入有薰出席的聯誼會,完全就是悲劇。所有女孩子都黏在他身邊,剩下的男生好像只不過是為了保持人數上的平衡而存在一般,完全被擱在一邊。 「薰君要去聯誼嗎……」真嗣托著頭,但自己似乎從來沒聽說薰過。準備伸往口袋拿手機的手停住了,為了小事而追問的話好像很令人反感,真嗣若無其事地將手放回桌子上。 「真嗣你好像認識渚君的吧?偶爾會看到你們兩個一起走呢。啊啊,真是好啊……我一點都不想站在那種容姿秀麗又運動萬能並且頭腦好的人旁邊。那種令人喪失存在感的人…」 「你怎麼總是認識那種人啊!可惡!連綾波都是你的親戚吧!捏死你——」 「痛、痛死了!不要再捏臉啦東治!」 健介將麵包的包裝袋丟到垃圾桶的時候,發現地上似乎有什麼閃閃發光的東西。他撿起來發現是真嗣的手機,正準備還給他的時候,委員長就過來告訴真嗣葛城老師有急事找他。健介見真嗣飛快地走了出去,就先將東西放進口袋了,想著晚點再給他應該也沒關係。 * 真嗣將室內鞋換下來後,自從午休之後上課就一直有點心不在焉,雖然對於薰的那件事情介意得要命卻沒辦法鼓起勇氣發短信問對方事情的原委。在自己多番控制下,手才從裝著手機的口袋離開。他想到薰直到晚上應該不會出現在自己面前而稍稍感到輕鬆,要是不小心問了什麼的話,一定就會變得糟糕。 「誒、薰君?」拎著書包走出教學樓,正準備將耳機塞入耳中的真嗣忽然看到了有一個熟悉的身影靠在校門外的石牆上,他加快了腳步跑了過去。 「啊,真嗣君,你出來了。」本來正看著別的學生三五成群地離開的薰轉過頭來,對真嗣露出了笑容。 「呃、薰君不是要去……沒甚麽了,等了很久嗎?」真嗣賭氣似的稍稍別開了目光。 「……剛剛才到的。」薰對於他僵硬的切換話題技巧只是笑了一下,與他並肩走在通往車站的路。四周的熱鬧似乎只是與沉默的兩人無關,悄然擦身而過。天色似乎變得有些暗,頭頂上的天空被雲所覆蓋,一股淡淡的陰涼滲入了空氣中。真嗣看來這天空是愈發陰暗了,厚厚的雲層似乎快要壓上他的頭頂,有一種令人呼吸不順的感覺。 「……快要下雨了吧?」步入車站門前,薰喃喃自語,儘管他臉上的笑容沒有絲毫減退,真嗣卻有點高興不起來,提不起勁回答他甚麽,只是隨意地點了點頭。薰像是等待他心情平服般靜靜地站在他身邊,電車進站的鐘聲響起,兩人隨著人群魚貫地進入車廂內。 真嗣偏著頭,靠在車門的玻璃窗上,無機質的鐵門散透著絲絲寒意。薰則是靠在他對面的牆上,在略微搖晃的車廂中凝視著他。車外下起了驟雨,斜斜地穿插於風中的雨意外地沉重,像是銀幣般敲得車窗咚咚作響,真嗣還以為雨水會隨著車門的縫隙滲進來。這時又起了一陣霧,包裹著城鎮,真嗣只能依稀看到建築物的輪廓。車廂內只有人們打著短信的電話音,吊環搖晃時的碰撞聲以及細小的隆隆聲,興許還有薰的呼吸聲。 廣播系統播報著站名,兩人下了車出了站之後一同撐著薰那把灰色的傘,緊緊地靠在一起走在那條海旁的長廊上,躲在金屬傘骨所架構而成的弧形下。雨水滑下傘面,滾過傘邊,凝成雨珠落下。真嗣抬頭望向與傘同色的雨空,隨著時間的推移,原本密集的雨絲漸漸變得稀疏了些。 「……真嗣君,討厭下雨嗎?」薰輕柔的聲音從旁邊傳了過來,真嗣一語不發地皺起了眉頭,彷彿回答他的問題是件艱難的事情般,過了良久才緩緩地說: 「說不上是討厭吧,因為雨水是滋潤大地的東西,不可或缺……不過,我還是覺得不要下雨比較好,空氣變得很潮濕,氣壓很低,雨聲也很吵,但其實周圍明明是安靜的,感覺很奇怪。」等他本人意識到的時候,已經一口氣說了不少心裡話,他一下子將頭低了下來,臉頰微微泛紅。 「討厭下雨也沒關係。」向他耳邊湊近的薰輕聲回答,說道:「可是,雨後很漂亮不是嗎?」 薰收起了灰色的傘,抬頭看向天空,真嗣也跟著抬頭往上看。雨停止後的天空上儘管滿佈灰色的雲,但從中透出了橘黃色的夕陽光輝,漸漸將雲的顏色染成同色。潮濕的空氣中夾帶著植物與雨水的清新味道,帶著一種輕盈的感覺。街道被雨水洗刷得一塵不染,在陽光的照射下彷彿散發著淡薄的金光。無論是閃著波光的海面,還是沾上雨珠的燈柱欄杆,一切都顯得眩目無比。真嗣彷彿是要將這一切收入眼中般專心地凝視著這景色,待他回過神來,發現薰正專注地凝視他的臉。 「真嗣君,在想什麼?」薰臉上露出一如既往的溫柔笑容,漸漸湊近著。 「……只是覺得雨後的風景很漂亮。」真嗣一瞬間露出了舒心的笑容,但卻怯怯地閃躲著薰的目光,漸漸垂下眼,心中又隱隱地想起在學校聽到的事情。 「……是關於我的事情,不是嗎?」薰的笑容中夾帶著自信,悄然撫上他的臉頰。真嗣心虛地低下頭,那股熱度漸漸染上整個臉頰。 「難道是……聯誼的事嗎?」薰略微皺著眉頭,隨即又露出那種溫柔的笑容,「……那個聯誼我不會去的。他們只是拿我的名字來當幌子而已。對我來說,有真嗣君在身邊就夠了。能像這樣喜歡著你,就已經可以了。」 薰捧著真嗣的臉頰,輕輕地吻上他的嘴唇,僅是接觸了數秒。 「……薰君。」紅著臉的真嗣小聲地叫著對方的名字,手小心翼翼地抓住對方的校服衣袖,「…為什麼沒有告訴我…」 「……誒?我中午知道那件事後,發了短信告訴你的……」薰愣住了,露出不解的表情。真嗣將手伸入放了手機的口袋,裏面空無一物。 「我手機不見了啊!?」真嗣這才發現了這件事情,一整個下午他都在忍著不發短信去詢問薰關於聯誼的事情,不斷阻止自己不去碰口袋,結果現在才知道手機不見了! 「……真嗣……你的手機……」不知何時已經站在燈柱那裡並且不斷別開目光的健介忽然出聲,真嗣嚇了一跳,薰似乎隱約露出了得逞的笑容。 「健介?!」真嗣的羞恥感不斷飆升,不知所措,只好走過去接過那支LCD屏幕上閃爍著未讀訊息字樣的手機。 「……中午撿到了你的手機……可是忘記給你,所以……準備給你…送來的……」一時承受不了衝擊的健介緩慢地說。 「相田同學,真是麻煩你了。」薰笑著走過來,身體有意無意地靠近真嗣。 我就說,上次怎麼在那傢伙的手機裏看到好多渚薰的照片……搞什麼啊,原來是BL啊。東治知道了下巴一定會脫臼。健介一邊看著薰那(該死的)態度還有剛才那種場景,嘴角開始顫抖,他決定撒手不管這事了。不過,對他來說也算是個好消息。至少以後有渚薰的名字的聯誼就不需要擔心了。 Fin.// 2011-05-26 01:32 祝生日快樂。 白子恭喜www!!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