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EVA_カヲシン_渚薰╳碇真嗣補完總部
關於部落格
  • 650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短文】唇

By:凜子 * 對方的手輕輕撫上自己的臉頰,溫熱的鼻息噴在臉上,自己緊張地閉起來眼睛。對方柔軟的嘴唇貼上自己的唇瓣,伴隨著那股令人安心的溫度與體香傳入自己體內。心跳不斷地加速,到達了無法停止的地步,交纏的指尖與唇舌令自己沉淪於這凝止的時間中…… 『薰君…』自己輕輕地呢喃著對方的名字。 「……!?!!!!」從床上坐起來的真嗣氣喘吁籲地,臉紅到耳根之餘還渾身燥熱。他搖了搖頭,準備清醒一下。實在是太邪門了,今天是六月六日,這個自己誕生於這個世界的日子,居然做了一個和喜歡的學長接吻的夢。真嗣用被子摀住自己的臉,所幸他是一個人住,這種窘態不必被別人看到。 ……老實說,就算爸爸看到也不會有什麼反應吧……媽媽也不在了。 真嗣嘆了口氣,想試著將悲傷的事情甩出腦袋卻無法做到。若是不想那些事情的話,腦海中就會想起渚薰秀麗的臉龐說話時候的語氣懷中的溫度……@O(*#@。真嗣的思緒越來越亂,先去洗手間梳洗一下。 本來以為今天只要度過一天無聊的課程就好了,忽然想起自己約了薰在午休時候將最近完全搞不懂的數學搞懂,一想到要面對薰自己就有點不知所措了。午休的鈴聲響了起來,真嗣雙手托住額頭,再一次嘆氣。 有人說過嘆一口氣就會少不知道多久的命吧。說不定我等一下就要死了。雖然這樣也不錯… * 渚薰看著值日生在黑板右方頂部寫下的日期。 六月六日。 薰想起那位總是低著頭,極容易害羞,但如果笑起來又會有種說不出的可愛的學弟。第一次在走廊看到他有點畏畏縮縮的樣子,彷彿是隨時會受驚的動物般,總覺得很有趣。在和那位名為碇真嗣的學弟聊天之後,發現他愈發可愛,薰不禁想再靠近一些,但無奈那位學弟似乎還是那種怯怯的模樣,總是藉故稍稍避開。今天正好與那位學弟有約。薰的心情非常好。 一聽到午休的鈴聲,薰就拎起筆記本動身過去真嗣的課室,開門進來就看到真嗣頭埋在手中,好像很苦惱的樣子。明明是生日卻好像一點都不高興呢。 「碇君,怎麼了?」薰一臉困惑地看著真嗣。 「……啊,渚、渚學長!」真嗣突然挺起了腰,看到薰的臉又突然想悄悄低下頭逃避算了。薰見真嗣這副模樣什麼都沒說,只是笑了一下,坐到真嗣的對面,將手中一本樣式樸素的筆記本遞向他。 「無論如何,碇君請先看看我替你寫的註解吧。」薰溫柔地笑著,眼下似乎有一圈淡淡的黑色。 「啊,……這樣實在是太麻煩學長了,本來就學業繁重還幫我寫註解……」真嗣翻開那本用整齊秀麗的字體寫成的,滿滿都是解體技巧和字字珠璣的註解的數學筆記,薰的心意彷彿是從那密密麻麻的文字中流出來般。真嗣不禁覺得自己實在是個累贅。 「這沒什麼…你看這裡,會不會比較容易懂?」薰看著真嗣這副自責的模樣,實際上希望可以寵溺地摸摸他的頭,但最終只是擺了擺手表示自己不介意。 「嗯。」真嗣順從地低頭閱讀起來,果真比自己理解要簡單很多,抬頭正準備說些什麼時,雙眼與薰紅色的雙瞳碰上,臉又一下子紅了起來。 「怎麼了?有哪裡不明白嗎?」 「不、不是……渚學長的筆記很好懂,……啊、對、今天佈置的作業中,有一條題目不懂。」真嗣慌慌張張地轉移話題,將作業本翻出來,攤到薰面前。看著自己寫到一半解不開的題目,真嗣突然很討厭自己完全搞不懂數學的頭腦。薰執起本子,不需幾分鐘時間就解開了。 「這題如果用這條公式是解不通的,試試看用筆記上提到的那條公式吧。只要將X代入……」薰修長的手指指著過程中的錯處,以溫柔耐心的語調將解析從唇間說出。真嗣對薰的嘴唇在意得不得了,那個夢境不斷在腦海中徘徊,畫面揮也揮不掉。 「……碇君,我的嘴唇上有什麼嗎?」薰撫了一下自己的嘴唇,沒想到真嗣的反應好像更大了,簡直就是快要從桌子邊以驚人的速度跑出去般。 「沒、沒有……對不起,我太失禮了,一直盯著渚學長看。」 「嗯,沒關係。我覺得被碇君看著的感覺很好。不過,應該先看著題目才對,不然過一會還是不懂喔。」薰露出了略微得意的笑容。不過有個問題讓薰覺得很奇怪,一般人到生日都是高高興興的,真嗣卻對自己的生日隻字未提呢。看著紅著臉,努力消化著自己剛才說的內容的真嗣,薰打定了一個主意。 * 真嗣對自己的生日毫無好感,大概世界上沒有人會覺得自己出生是件高興的事情吧。既然都不是好事,就沒有慶祝的必要了,所以他也沒有將生日告訴過誰。臨放學的時候,被健介他們之前介紹的一個學長叫去幫忙收拾東西,本來還覺得這種麻煩的差事落到自己身上真是倒霉,不過比起回到沒有人的家,在操場上幫忙似乎還比較好過。 當真嗣將跑道上的欄架搬進體育用品室,由於用品室的採光非常差又正值黃昏時間,不小心一點就會被周圍的東西絆倒。真嗣剛將欄架放下,身後突然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 「碇君?」 「……啊,渚學長?」真嗣放下欄架,轉身看到背著光的,穿著體育服的薰。 「怎麼在這裡?隊長找你過來幫忙的?」 「啊,是啊……大家都差不多回去了,渚學長還在這裡練習啊,真是辛苦你了。」 「……今天是碇君的生日吧。現在才說好像有點晚,不過生日快樂喔。」 真嗣頓時了愣住了,他本以為身邊沒什麼人知道自己生日,而且明明沒有告訴過薰。薰悄然向前踏了幾步,輕輕撫上了他的臉頰。真嗣在被薰指尖碰到臉頰的瞬間,心臟的鼓動越發強烈,那股溫暖的感覺不斷湧現出來。每年生日都希望聽到的話語,在自己的耳邊迴繞著,無法壓抑的那股寂寞感漸漸在薰的話語中消融。 「……嗚、謝謝你…渚學長。」真嗣略略縮起肩膀,心中滿溢著高興的情感,眼淚卻不禁流下來了,沾濕了薰的指尖。一直以來他都不覺得自己的生日是什麼值得高興的日子,反正也不會有人為自己獻上祝福,被生下來也只不過是在給別人添麻煩。可是,薰卻珍而重之地獻上了祝福。 「…嗚、我是第一次…聽到有人對我說生日快樂…」真嗣抬起頭對薰說道,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碇君,這是獻給你的禮物。」薰溫熱的鼻息噴在臉上,稍微覺得有些癢,唇上有種柔軟的觸感。不斷膨脹的幸福感從自己被薰緊抱的身體中湧出,那股彷彿是與對方鏈接著的心情讓自己漸漸平靜了下來。 雙唇略略分開些,真嗣喘息著,小聲地說: 「……渚學長,其實我……」 「噓。」薰笑著將手指放上真嗣的唇瓣上,「……交給我說吧。」 「碇君,我喜歡你。」薰悄然地握住了真嗣的手,露出了溫柔的笑容,看著真嗣止不住的淚水滑過臉頰。 「……我只是覺得很幸福而已。真的很謝謝你,渚學長。」真嗣用手背擦掉眼淚,努力地正視著薰的雙眼。薰突然露出了少少不滿的表情,低下頭輕輕碰了一下真嗣的額頭。 「戀人的話,要叫薰才對。」 「啊、嗯……薰君,我也一樣喜歡你……不知道該怎麼表達才好……」真嗣像是怕薰會突然拋下他走掉似的握緊薰的手,薰摸了摸他的頭,將臉湊過去吻去他眼角的淚水。 「……有點咸呢,真嗣君說的幸福的味道。」薰意外地露出驚訝的表情。 「噗……不要開玩笑了,薰君。眼淚當然是咸的。」真嗣突然被這種奇怪的梗逗笑了。 「因為真嗣君流眼淚時候說是幸福嘛,我以為是甜的。」薰緊緊摟住真嗣,將臉埋在他的髮間。 「……不要再說啦,真是令人害羞。……吶,薰君,新的一歲多多指教。」薰的體溫雖說不上是高,但卻讓真嗣安心了下來,身體中充滿著使他平靜下來的溫度。真嗣害羞地抬頭看了一眼薰上揚的嘴角。 「嗯,多多指教,真嗣君。」 額上落下一吻。 本來一直認為六月六日不是個什麼好日子,但是下一年的下一年,還有下一年的下一年的下一年,還是會一起過的吧。真嗣閉上了雙眼,沉浸在彷彿是夢中那凝止的時間,與薰在一起的話,無論何時都是滿溢著幸福感。 『謝謝你讓我出生在這個世上。』 『謝謝你出生在這個世上,讓我可以遇到你。』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