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EVA_カヲシン_渚薰╳碇真嗣補完總部
關於部落格
  • 650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短文】もう一つの世界

By:凜子 * 1.已經可以了嗎? 2.薰君……你也在這裡啊…… 3.這一次,一定會讓你幸福的。 4. 5. 6. 7.你不會再孤身一人了,我會永遠陪在摯愛的你身邊。 * 當我再一次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晨光透入窗簾的時候了。 我凝視著陌生的天花板,身體像是被灌了鉛般無法動彈,我嗅到了從窗外吹入房間內的風的味道,微涼的味道,充滿透明感的味道。 我鼓起勁坐了起來,準備用手掌撐著身體的時候,卻發現手掌佈滿了血,彷彿是鏽跡般擦也擦不掉。我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氣,但定睛一看,什麼都沒有。 「錯覺嗎……」我揉了揉亂蓬蓬的頭髮,嘆了口氣。媽媽沒有叫我起床,今天是星期天吧。窗外枝頭上的小鳥像是因好心情而歌唱著。門外傳來了平穩的腳步聲,漸漸向我的房門接近著。 「真嗣,你醒了嗎?」媽媽的聲音隔著木質的門傳了過來。 「啊,嗯。」 「星期天也不可以睡太久喔,趕快下樓吧。」媽媽的聲音越來越遠了,很快我聽到了下樓的聲音。我下了床梳洗一下就開門下樓了。在飯廳中的媽媽已經開始洗碗了,桌子上只有一份冷掉的早餐,而爸爸的臉完全沒有從報紙後面露出來過,反正又是在想經濟蕭條的事情吧……我不是那麽容易理解呢。 我將吐司咬在嘴裡,難得安靜下來了啊,平時明日香突然闖進來真是讓人困擾,還盡是說那種任性的話。雖然無論健介還是東治都說有那種混血美人作青梅竹馬,簡直就是男人畢生的願望(之一),結果只是他們沒看到明日香那種刁蠻的樣子吧。 雖然明日香確實是有著端麗的容貌以及天才的頭腦,完全就是人群中耀眼的存在吧。她到底為什麼會被說是我的青梅竹馬啊,怎麼想都只是她在隨便欺負我吧…… 「我出去了。」我將S-DAT的耳機塞入耳中,在玄關邊穿著鞋邊向媽媽道別。 「嗯,路上小心。」媽媽溫柔地笑著說道,向我揮手道別。 * 即使在街上逛也不知道要去哪裡才對,周圍都是人,播著音樂的耳機將他們的聲音隔開來了,不斷不斷重複著的樂曲,至少這樣讓我比較安心。我緩慢地走在往湖邊的路上,陽光透過枝葉灑下來,在地上交織映成了斑駁美麗的光影,雖然對我來說還是有點太耀眼了。越是走近湖邊,在湖面上閃爍的波光就越發刺眼,我不禁瞇起了眼睛。雖然塞著耳機,但我隱約地聽到了別的聲音。 是人的歌聲。 我拔下耳機,順著歌聲的方向看。有一個人坐在湖邊,凝視著對岸的森林。那個人的髮色是折射著太陽光芒的銀色,連帶肌膚也是宛如雪一樣的白皙。那人緩緩地轉過頭,眼睛是……紅色的……。他的容貌用美少年什麼的來形容就再適合不過了吧,除了容姿秀麗之外找不到別的形容詞了。他露出了溫柔的笑容,總覺得心跳越來越快了。 「歌曲真是治愈人心,果然是李林文化的極致。真嗣君,是來找我的嗎?」 「誒?為什麼會知道我的名字……」 「差一點就忘記你的立場了。我是渚薰,多多指教。」 「……啊,渚君也請多多指教。」我的聲音越來越小,意外地面對渚君的時候就變得害羞了起來。 「薰就可以了。」 「啊,……薰、薰君。」 面對薰君友善的話語,我不禁高興了起來,心中出現了安心的感覺。我坐到了薰君的旁邊,他似乎還在繼續哼著剛才的歌,那是貝多芬的第九交響曲吧。湖面波光粼粼,夾雜著薰君柔和的歌聲與流水的聲音,我安靜地抱著膝,將下巴擱在膝蓋上。 「真嗣君,又跟你相遇了。」 「誒?我們之前在哪裡遇……」 「我對真嗣君的事情一直都抱有好感,所以無論多少次都會想跟你相遇,無論多少次都想愛著你呢。」薰君一臉認真地看著我,手也搭上了我的肩膀。突然其來的身體接觸讓我感到不適應。 「等、等等啊!這、這到底是……嗯、謝、謝謝你……但我還是不太明白……」我感覺到熱度漸漸爬上了臉和耳根,雖然並不討厭薰君的話語和行動,可是怎麼想都令人不敢相信,而且果然還是很害羞。我縮起了肩膀,稍稍和他隔開了距離。 「我愛你的意思。」 誒?!無論是嘴巴還是內心都發出了這樣感嘆的我,似乎臉更紅了起來,而且還手忙腳亂地想說些什麼時就被薰君阻止了。可是,我是第一次聽到有人對我說出這樣的話,而且還是男生甚麽的……但是,很高興呢。能被薰君喜歡著,令我很高興。 雖然還是有點奇怪。 * 夕陽的暖色調將天空渲染成柔和的橘黃,我和薰君一直坐在湖邊聊天,連四周變得昏暗起來也不知道。我凝視著逐漸落下的夕陽與從陽光後露出的點點星光,身旁的薰君緩緩地站了起來。 「真嗣君,時間也差不多了。」薰君向我伸出手。 因為和薰君在一起的時間很舒服,所以並不想就這樣離開了,我的目光掠過了自己的掌心。如果握住了他的手,很快又要放開的話,心中寂寞的感覺只會越來越濃重。我猶豫了一會才小心翼翼地,緩慢地將手放到薰君的手掌上,他將手指收攏,掌心傳來了微暖的體溫。 「……真嗣君,你是在害怕手牽起之後會被放開嗎?」薰君站到了我的面前,連我空著的右手也輕輕地牽起。夕陽完全沉下了,銀白的月光悄悄地懸掛在空中,彷彿在薰君的臉上鍍上了一層朦朧的光輝。 「因為你的心宛如玻璃般纖細透明,令人充滿好感。」薰君輕輕地吻上我的手背,我著實又嚇了一下,不過更多的是害羞與高興的感覺,漸漸地從心中流露出來。薰君的體溫並不高,可是我卻覺得很適合,果真是因為我和他在一起時,心中流淌著令我愉悅的溫暖吧。 「真嗣君是個美麗的人,擁有宛如黑曜石般的雙眼,還有一切令人憐愛的特質。不過,你卻看不到自己美麗的地方嗎?在你身邊的人都是被你的美麗所吸引的,所以不用擔心會被人放開的。其實,你並不是一個人的,也不會寂寞。我一直都陪在你身邊。」 「沒、沒有那回事……薰君才是美麗的人,擁有我沒有的一切的事物。雖然薰君說這種難為情的話……讓我很高興,但是我沒有你說的那種美麗。」我手忙腳亂地回答著,薰君卻更用力地握緊我的手,施力將我拉入懷中。 我聽到了對方的心跳聲。 「只要真嗣君覺得幸福,我也會覺得幸福的。我生來是為了與你相遇、使你幸福的。」 我感覺到了對方真正的存在,屬於另一個人的心跳聲。 「薰君。」 「嗯?」 「謝謝…」我低語著,說不定連薰君根本聽不到我的話,但我卻沒辦法再說得更大聲了。他伸出手溫柔地撫摸著我的頭髮,漸漸撫上了背脊。 「嗯,真嗣君的話,一直都聽得很清楚。」 之後,在幽暗的路上,我和薰君步上了歸途,寧靜的行人道旁只有路燈散發著柔和的黃光,越是深入住宅區,便越是寧靜。我並不知道他到底住在哪裡,因為他一直與我並肩走的緣故,應該也是住在這附近的吧。實際上,我還沒有辦法完全適應有薰君存在的感覺。 「那麽,真嗣君明天再見吧。還會再見面的。」 分離的話還真是說得簡單…… 有一種熟悉的感覺漸漸地浮現出來了,到底是在哪裡感覺過的。 「嗯。」我點了點頭,轉身開門,薰君不知何時已經消失了。媽媽從飯廳中走了出來,一臉擔心地問我晚歸的原因。似乎告訴她整個下去都是和薰君在一起過有點奇怪,因此告訴了她和明日香一起了。 「說謊可不好喔。」媽媽露出了寵溺的笑容,拍了拍我的頭,「明日香今天下午才來找過你,不快點回電話的話,她會跑過來的吧?」 失敗了也只能自認倒霉了。 * 今天早上氣溫有點下降,所以走出門外也感到了絲絲寒意。感覺秋天很陌生,不對,一年有四季,入秋是普通的事情而已。當我走到附近的十字路口時,發現薰正站在那邊等我。他發現我後,便高興地向我揮手。 「又見面了,真嗣君。」 「早安啊,薰君。」 「今天趕著要去哪裡嗎?」薰君露出了高興的笑容,漸漸走近了我,一手搭在我肩膀上。雖然今天約了明日香她們,但是將薰君介紹給她們應該沒問題吧。雖然,薰君的話,完全就是美少年啊,跟他們走在一起就覺得自己被比下去了。我不禁皺起了眉頭,後面傳來了那把明亮的聲音。 果然是明日香啊。 「喂!笨蛋真嗣!居然沒有遲到真是罕見嘛。」帶著外國人閃亮氣息,穿著淺色小洋裝的明日香風風火火地跑了過來,身後的綾波也不甘示弱地抓住明日香的裙子,後者差一點就摔了一跤。 「早安,碇君。」綾波露出燦爛的笑容,隨手將明日香往旁邊推,後者企圖用手將前者的肩帶拉下來。總覺得健介在這裡一定會拿著照相機預備抓拍,可惜最終明日香沒有拉下去,實在是有點點失望。 「喂!!!你不要太囂張了!」明日香幾乎要咬住綾波了。說起來,要將薰君介紹給她們呢。我回過頭來,誰也沒有。薰君原本在站的位置,空無一人,到底是去了哪裡呢。 「笨蛋真嗣,你在看什麼啊?趕快走吧。」才沒過一會,她們兩個就停下來了,雖然還是不想理睬對方的樣子,不過好好相處就好了。我邊走邊回過頭,但是再也沒有看到薰君的出現了。她們兩個一路打打鬧鬧地,雖然身為美少女還是吸引了不少人回頭。 因為綾波是最近才轉來我們學校的,葛城老師還說她之前是在別的地方讀書……可是,綾波以前就是這樣的嗎? 綾波以前不是…… 「碇君,不等你了喔~」入秋之際,秋風將綾波的髮絲與裙擺都微微吹起,她向落後了不少的我揮手,然後被明日香推了一下,怎麼又開始打鬧了啊……我嘆了口氣,趕快跟上她們。 * 碇真嗣:「你呢,你為什麼要駕駛那東西?」綾波麗:「因為羈絆,所有的一切,無論好與壞,都是這個現實的世界留給我們每個人的羈絆。」 碇真嗣:「下次分離的時候不要再說『再見』這種悲傷的話了,雖然我們現在除了駕駛Eva之外一無所有,不過,只要活着的話,總有一天,一定會覺得,能夠活着是一件不錯的事。雖然距離這一天或許還很遙遠,不過在那一天來臨之前,我們還是活下去吧。」 綾波麗:「對不起,在這種時候,我不知道該用什麼表情來面對你。」碇真嗣:「你只要微笑就可以了。」 我想起了什麼東西,我似乎想起了些什麼,關於綾波的事情……一點點浮現了起來。大概我現在是在做夢吧,一點點真實感都沒有……周圍都是一片黑暗,剛才與綾波對話的影像像被投影在黑暗中般發亮著。 啊。是薰君。 他漸漸地靠近著我,將手覆蓋在我的雙眼上。 * 我也許是晃神了,意識似乎有一瞬間斷開了,但是一股熟悉的感覺在視網膜上刻了下來,但我怎麼也想不起到底是怎麼了。露出可愛笑容的綾波拍了我好幾下,我終於回過神來。走在前面的明日香氣哄哄地催我們兩個快點,雖然後來綾波勾著我的手,明日香自己就衝過來了。 一整天都跟著明日香她們出去採購,反正最後也只有幫忙拿東西的份而已。我洗好澡就躺到床上了,凝視著天花板。月光從窗簾的縫隙間透入,溜入房內的晚風令我平靜下來了。 「真嗣君,歡迎回來。」 「啊!!薰、薰君?!」我嚇得從床上坐起來了,薰君的聲音,還有薰君的臉確實是出現在我的面前,差一點就嚇得一身冷汗了。我喘著氣,激烈的心跳久久未能平服,為什麼他在這裡,爸爸媽媽卻什麼都沒說。 「嗯?真嗣君怎麼了?」 「不、不是……你怎麼會在這裡…?今天早上突然去了哪裡?」 其實我也並不是那麽想將薰君介紹給她們認識…… 「啊,因為沒什麼意義。」 「誒?」 「她們根本看不到我。」薰君若無其事地笑了起來,坐到我的床沿,將手覆上我的手背上。 明明是有體溫的……確實能夠感覺到薰君的存在的,那股熟悉感又湧上來了,我總覺得有甚麽異樣。 「為什麼……薰君不是跟我們一樣嗎?」 「不一樣,我說過吧,我只為了讓你幸福才出生的,所以沒有讓別人看到的必要。只要真嗣覺得幸福就可以了,一切都是為了你而營造的。」薰君握緊了我的手,我凝視著他血色的雙眸。有甚麽被喚回來了,我似乎不是……。 「真嗣君,不要再悲傷了,只要笑起來就可以了。」薰君的指腹輕柔地磨蹭我的臉頰,溫暖的氣息越發湊近,接下來嘴唇覆上我的嘴唇。 渚薰:「是的,令我很有好感。」渚薰:「我是說,我喜歡你。」 渚薰:「人類不能從無造出東西,人類不依靠什麼便什麼也不能做,人不是神來。」 影像彷彿是直接照射在我的眼睛中一般,我瞪大了眼睛,薰在浴場露出笑容的樣子,面無表情的樣子,還有LCL中的樣子。心臟不斷地加速著,現在的我和當時的畫面確實是有著鏈接的,可是我是在用誰的眼睛在看呢?但到底是什麼事情,溫熱的眼淚從眼眶中流出,被薰君用指腹輕輕擦去了。 這樣一定笑不出來啊…… 薰君摟著我的肩膀,緩緩地讓我躺下,並將其雙臂撐在我的頸側兩邊,彷彿是一個籠罩一般,礙於光線的緣故下,我並不能清楚地看見他的表情。但是,總覺得有點落寞。 * 「我說啊,真嗣你個混蛋昨天和明日香還有綾波去逛街了吧!」健介指著我的鼻頭說,連冬二而發出了一聲怪叫。 「搞什麼啊!身邊盡是一群美女!葛城老師也是你的親戚!可惡!為什麼只有真嗣那麽好命啊!啊啊,我也想葛城老師多看我一下啦——綾波也可以啊!」冬二二話不說,直接跑過來對著我肩膀便是一拳。委員長一下子就從後面冒出來了,抓住冬二的後衣領。 「鈴原同學!上次值班的日誌你又沒寫,真是的!」 「咿!我明明藏起來了……到底和委員長你有什麼關係啦!」冬二喃喃自語,一下又大聲地吼回去了。委員長一下子氣得臉都漲紅了,將冬二小腿就是一踢。冬二抱著小腿,單腳跳著逃向門口。班房門突然被拉開,明日香看到他的樣子,噗哧地笑了出來。 這個點數,又是葛城老師出現的時候了! 健介早就拿著DV對著窗口拍了起來。 「真嗣!!你快過來!啊啊——葛城老師啊,真是我理想中的女人啊……」健介感嘆道,我趴到他旁邊。葛城老師今天乘了一輛與平日不同的車,雖然那股成熟帥氣的氣質沒有變過。她打開車門,首先跨出來的是短裙下露出來的美腿與黑色的高跟鞋,接下來就是玲瓏有致的身材…… 不對啊,今天葛城老師是乘另一個男子的車子來上學的。 「啊啊,笨蛋三人組你們又在做什麼啊!」 「啊啊啊啊啊!!怎麼這個樣子啊!!」健介猛地發出了一聲慘叫,連明日香都嚇了一跳,她一瞧見那個男子的樣子就推開我們兩個,對著下面揮手。 「加持先生!!」 我好不容易才扶著窗沿站穩,我看到薰君站在樓下,正抬頭看著我。 「薰君……」 他微笑著向我揮手,似乎並沒有走的意思。上課之後,無論多少次我往窗外開,他都沒有離開過。之後,被葛城老師罰站了,雖然也只不過是被罰了一分鐘而已,她還是一樣,連懲罰都那麼隨性啊。 午休的時候和健介他們吃飯了,被邀請放學後去買CD。 放學的時候,薰君不見了,所以我跟著他們去了CD店。 回家的路上,又看到薰君了,於是就這樣一起回家了。 因為明日香早就在家門口埋伏的緣故,我壓根沒機會逃離被她拉去做苦工的命運,薰君又消失了。只是我看不到他而已嗎?似乎是只有一個人的時候才能看見他。 「笨蛋真嗣。」 「嗯?」 「你其實蠢得要死。」 「啊啊,是啊,沒有偉大的明日香大人聰明。」 「……什麼都沒發現?」 其實……我早就知道了,我意識到了卻不敢去做罷了。這個有明日香,有綾波,有爸爸媽媽,有健介東治美里小姐大家的世界…… 「你看,新的頭飾啦。」明日香指了指頭上的頭飾,光滑的表面在陽光下閃閃發光。 我只是沒有勇氣打破幸福的現狀而已。 「真是適合你。」我脫口而出的答案,似乎讓明日香感到不滿。 「你想清楚了?」她叉著腰,瞪著我,頭上的頭飾像角一樣豎起。 渚薰:「約定的時間即將來臨,這一次一定只會讓你幸福。」 渚薰:「我是說,我喜歡你。」 渚薰:「我也許是為了與你相遇才出生在世界上的。」 渚薰:「你的心像玻璃一樣纖細呢。」 渚薰:「我不會讓你一個人了,所以將罪孽都讓我承受,你要幸福就可以了。」 「……啊。對不起,明日香……還有,謝謝你。」 以後,再也看不到這個明日香了吧? 我轉身奮力地奔跑,我其實一直都知道為什麼入秋會感到陌生,在屬於我的世界中,時間一直都是停留在夏天,我也許我心中是一直都知道薰君為什麼會這樣,卻沒有勇氣打破虛假的現狀。秋風灌入我的口中,喉嚨乾澀並且發出痛楚,我沒辦法跑得更快了,雖然都是拜我缺乏鍛煉所賜。我拼命奔跑著,大步向前邁去,分叉路口也好,死路也好,一直這樣跑著。 「——」 無論如何,這種激烈的感情必須要傳達出去才可以。我怎麼會忘記為了我創造出這個幸福世界的你,為了能讓我出生在這個幸福的世界而在崩壞的世界重組規律的你,為了能讓我繼續在原本的世界而抹殺自己的你,我應該早一點醒覺,要是可以早一點鼓起勇氣就好了。 「真嗣君…?」我一口氣跑到湖邊,猛地用力抓住一臉困惑的薰君的手臂,氣喘吁籲地看著他。 「這個幸福的世界……不要了!」 隨著我話音的落下,四周的景色如同玻璃般一點點裂開,粉碎,露出了世界原本混沌暗黑的樣子。薰君露出了錯愕的表情。 「我並不是出生在這個世上的吧……所以,我也不會一個人活在那個幸福的世界的。薰君,謝謝你為了我創造出這個世界……」眼眶中的淚水不斷地打滾,我更加用力地抓住薰的手臂,抬頭看著他的雙眼。 「因為,薰君也不會是孤獨一人的,我也不會留你獨自在那個世界的。」 無論是現在這個世界的媽媽爸爸綾波明日香健介冬二美里都消失了,連帶曾經在這個世界生活過得時間也一起消失了,又會回到那個沒有媽媽,明日香也好,冬二也不在了的世界了,我在這個世界真的幸福。所以,我不會讓你再獨自生存了。長槍插在海中,黃昏下紅色的海浪拍打著薰君的腳邊,巨大的綾波浮在海面上,空無一人的沙灘,一片死寂。 「真嗣君……」薰君的肩膀微微顫抖著。 「……所以,我們在這個世界幸福下去吧。在今天過後,明天後天也繼續生活下去。」 在我們真實的世界,和你繼續生存下去。 「我愛你。」 「…嗯。我也是,最喜歡你了。」 Fin.// 2011-04-23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