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EVA_カヲシン_渚薰╳碇真嗣補完總部
關於部落格
  • 650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薰嗣】定番ネタ·2·入れ替わり

定番ネタ·2·入れ替わり 人格交換ネタ * 昨夜去了薰的房間過夜後,第二天早上真嗣就發現,他身邊躺的不是戀人而是自己,一瞬間他覺得自己的神經哪裡崩壞了。真嗣低頭看看自己的身體,白皙的肌膚以及緊緻的肌理,他掀開被子跑到鏡子前。耀眼的銀髮以及美麗的紅瞳,還有那張美少年的臉蛋,真嗣真想抱頭大叫。回頭看看自己……不,薰還趴在床上睡得很香,真嗣走過去本想狠狠地打他一拳,不過想到是自己是身體只好搖兩下。 「……喂,醒啦!」 「…早、……安?」窩在被子裡的薰揉了揉眼睛,睜眼看到自己的臉和自己講話,頓時愣住了。 「笨蛋渚,你是搞的鬼嗎?」真嗣一臉不爽地用手指戳戳薰的肩膀,但是從他的視點看來就是戳自己的肩膀,有種說不出的違和。 「……這樣很好玩啊,真嗣你看——」薰用雙手擠壓自己的臉,變成一個表情扭曲的鬼臉。真嗣看到自己的臉被這樣折騰加上心情急躁,還真是一個激動就把薰給推倒了。看著自己雙手撐在自己的臉的兩側,身下的自己還露出了一臉陶醉的受樣,好像在期待自己會幹出什麼驚天動地(比如逆CP之類)的事情。 「唔喔、感覺好差啊……你那一臉少女的表情是怎麽樣啊!」真嗣像觸了電似的,猛地彈開,無奈地趴回到床上。薰像貓咪一樣趴到他背上,一會玩他的頭髮,一會將下巴擱在他的肩膀上,好像自己從來沒有見過自己的身體似的將真嗣肩頭的衣服拉下來。真嗣伸手將他的頭推開。 「等一下去訓練要怎麼辦……煩死了,看到美里小姐還有明日香她們。」 「翹掉好啦……反正很無聊。」薰翻了個身,望著天花板說。 「笨蛋渚……等會出去你給我裝得像我一點啊!別給我胡來。不然就打斷你的門牙。」 「誒……好無聊啊~甚麽都不能做還要裝得跟真嗣一樣~」薰一臉不滿地嘟著嘴說,可是真嗣不覺得自己的臉做這種表情可愛,只覺得很奇怪而已。薰一下子爬起來壓倒真嗣,饒有興趣地凝視著真嗣的雙眼。 「住手啊喂!看著自己的臉幹那種事情不覺得噁心嗎?!」真嗣不斷掙扎,伸手推開他的肩膀。連他本人都想不到自己的身體原來有那麼大的力量,完全沒辦法推開薰嘛! 「因為沒試過嘛。」薰興奮地說,溫熱的鼻息噴到他的臉上。 「變態!不要再靠過來啦!」真嗣終於下狠心揍了自己的身體一拳。 * 「哎呀,真嗣你的臉怎麼瘀青了?」雙手環抱在胸前的美里擔心地看著薰嘴角邊的瘀青,正準備向美里告狀的薰被真嗣捏了一下手臂,只好乖乖閉嘴。 「……真嗣剛才過來的時候撞到了。」真嗣勉強地露出笑容,生怕美里會看出他們兩個的人格交換的事情。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嘴角,因為痛楚而露出扭曲的表情,轉頭拉住真嗣的衣服,可憐楚楚地指著自己的嘴角。美里一瞬露出懷疑的目光,真嗣只好忍住不踹死這機車的傢伙。 「……你沒事吧?真嗣……」真嗣無力地轉頭問。 「痛死啦,真、……阿薰——你看這裡完全就瘀青了!」薰更誇張地指著自己的嘴角,還得寸進尺地湊到真嗣的面前,一副要向他討賠償的樣子。美里的眉毛翹得更高了,懷疑的味道越來越濃了。 「……給我閉嘴。」真嗣低聲在薰耳邊說,然後故作隨意地恢復原本的音量說,「真嗣我們趕快去更衣室換戰鬥服吧。」 在美里準備問出些什麼時,真嗣就拉著薰的手腕跑去更衣室了。 兩個人怎麼關係那麼好…?而且今天的薰很像真嗣呢。美里站在原地考慮著,不過鑑於她不拘小節的性格,很快就忘記這件事情了。 * 「你白痴啊!剛才你到底在做什麼啊!」更衣室的門一關上,額上的青筋都凸出來的真嗣指著薰的臉就開始罵了。 「是真嗣你的問題吧!本來就沒必要出來!」覺得自己很委屈的薰也不滿地瞪著眼睛回嘴。 「翹掉訓練你到底在想什麼啊!一定會有人來找我們過去的啊!所以叫你安分一點!剛才美里小姐已經在懷疑了吧!」 「……那是、那是真嗣你演我演得爛好嗎!我哪是這種臭臉啊!」 「你哪裡不是啦!要罵你才是吧?我才不會指著自己的瘀青大驚小怪還撒嬌的小孩子!」 「我比你大!」 「哈?……這有什麼關係啊!你在挑什麼詞彙啊,你在找吐槽嗎?!」接下來兩個人就互相掐對方的臉,互相扯對方衣服地扭打在地上了。最後兩個人都打累了,躺在地上休息。 為什麼偏偏要我遇到這種倒霉的事情啊!看著天花板上的燈管的真嗣恨恨地想,下一瞬間就將全部的錯都推到薰身上。躺在旁邊的薰也一語不發地凝視著天花板,房間中只剩下彼此輕微的喘氣聲。 「吶~真嗣,人格這種東西只要接吻一定就可以換回來了!」不知為何精力一直很充沛的薰突然壓上真嗣的身體,興奮地說。 「……誰、誰要跟你接吻啊!那種白痴方法不可能有用的好嗎!?」真嗣避開薰的目光,小聲地說。 「真嗣這麼冷淡啦——喜歡跟我做那種事情嗎?還是說討厭?臉看起來是喜歡,可是嘴巴會說討厭吶。真是搞不懂你的想法。」薰箍住真嗣的下顎,將他的臉扳過來,一副在研究什麼的模樣說。 「……笨蛋渚,你到底在說甚麽啊…要親的話就閉嘴親,說那麼多話吵死了。」真嗣紅著臉,一動不動地放棄抵抗,只是要讓他眼睛看著薰估計是不可能的了。雖然是這樣說薰真的將臉湊過去的時候,真嗣又伸手摀住薰的嘴。 「跟自己接吻真的……感覺好差。」真嗣默默地說。 「所以說——真嗣你就閉起眼睛嘛——」薰孩子氣地鼓起臉頰,一臉不滿地用額頭抵住真嗣的額頭。 「…你才是吧變態,跟自己接吻不覺得奇怪嗎?!」真嗣咬牙切齒地將句子一個字一個字地說出來,狠狠地瞪著眼前的那張臉。 「不會耶。」 「……唉,趕快恢復原狀就好了。煩死了——」 嘴唇一下子被對方的嘴唇覆上,對方彷彿是賭氣似的略微施力啃咬著自己的唇瓣,然後以令人意外地技巧撬開牙關,與自己的舌頭交纏著。對方稍微偏過頭,轉換著角度以更加貼近自己,不斷掠奪自己口中的空氣,一點也沒有放開的意思,窒息的感覺一點點攀上自己,彷彿身體被什麼纏著。無論是體溫還是實感都交由纏綿的吻悄然傳遞過來,薰越是抱得緊,真嗣越是覺得自己彷彿連指尖都會盈滿對方的感覺,好像自己會被對方淹沒似的。 略略分開的兩人,真嗣看到自己的嘴唇沾染上了少許濕潤,並且眼神迷濛,他一下子連耳根都紅了。但隨即他想起一件事情。 「……搞什麼啊!!根本沒有恢復啊!我要折斷你的前齒!」 「誒…好痛啊真嗣……」 「……渚?你怎麼……」 * 等真嗣恢復意識之後,發現自己已經躺在急救室中,拎著記錄冊的律子坐在他床頭,好像在觀察他的反應。 「……律、律子小姐……」 「你醒了真嗣?」 真嗣馬上坐了起來,看了看自己的雙手,總算是恢復原狀了。他轉頭看了一眼躺在隔壁床的薰,心裡雖然想吐槽那種少女漫畫的方法還真的有用之類的,不過看在薰也算是有作出一點貢獻。 「剛才你們都暈在更衣室了,做了什麼?」 「……沒甚麽。」果然還是什麼都說不出來的真嗣移開目光,不消一會,薰也醒了過來,律子也慣例問了他一下情況就出去做資料的輸入了。留下兩人在房間中,真嗣偷偷看了一眼薰,他好像還沒睡醒的樣子。 「吶…渚。」 「嗯?」 「……剛才、呃……很痛嗎…」真嗣覺得自己嘴角隱隱生痛,因為彆扭的緣故還越說越小聲,最後低下頭來一語不發。 「我覺得真嗣你比較痛,因為是打在你身上的啊。」薰走了過來,拍了拍真嗣的頭說,「果然真嗣很可愛啊~」 「……嗯。」覺得這種情況實在令人太害羞的真嗣一個勁低下頭,老實地讓薰摸頭。 「……可愛過頭啦,來做吧。」 「閉嘴!小心我打斷你前齒!」 果然還是笨蛋渚啊。換來換去都沒換出個什麼東西來! 不過算啦。 Fin.// 2011-06-11 03:35 人生第一次的貞53www by:凜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