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_カヲシン_渚薰╳碇真嗣補完總部

關於部落格
  • 650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短文]獻予你的響宴 薰嗣

真嗣看著牆壁上掛著的日曆,日期剛好就座落於九月的第十三天。若是平時的什麼日子都不必在意,但今日卻是最重要的戀人誕生於世界上的日子。若是這一天消失了的話,現在的自己大概依然是那副渾渾噩噩的模樣繼續生存在世界上吧?想到這裡的真嗣微微露出了笑容,但也同時感到苦惱。 要準備些什麼給薰君才好呢? _______________ 薰看著坐在沙發上的真嗣眼睛不斷的在月曆上游移,根本不必多想也知道真嗣在在意什麼,今天是自己也就是名為渚薰的個體誕生於世界的日子,早就和真嗣說過什麼都不用送了,但真嗣一定還是十分在意吧。 薰還記得真嗣曾勇敢的問自己想要什麼,而薰只是輕輕的把真嗣收入懷抱,肌膚接觸的親密習慣永遠無法養成,可愛如真嗣,縮瑟的頸肩與通紅的耳,這已是上天賜給自己最大最美好的禮物,任何物質也無法比擬的珍貴情感。 看著正看著月曆發呆的真嗣,薰微微勾起唇角。 真嗣會送什麼給我呢? ______________ 看著日曆如此思慮著的真嗣忽然感覺到背後投來的目光,回頭映入眼簾的是那位容姿優秀之餘,性格成績體育也近乎完美的戀人的微笑。反正自己再鼓起勇氣,對方也只會說『真嗣就是上天給我最好的禮物了。』 ——明明你才是上天給我最好的禮物。 真嗣嘆了口氣,自己擅長的事情一件都沒有。想著去問明日香也只會被她說是笨蛋,沒辦法處理好事情吧。 若是綾波會怎麼做呢? 眼前出現那位藍髮少女的模樣,安靜地坐在窗邊位置凝視窗外的景色。忽然,真嗣想起了自己僅有的,可以獻給渚薰的東西。 _______________ 真嗣像是想到什麼般可愛的笑了,他笑著走到了薰的面前,蹲下來仰視著薰,用著薰覺得十分迷人的口氣說:「想到了,禮物。」然後又開懷的笑了,當薰快要克制不住衝動擁抱上去前,真嗣站了起來,真嗣走進了他們共用的書房,在關上門前真嗣停下了動作,透過門縫看著薰說:「薰,你可以出去一下嗎?等我打電話叫你回來……」 薰聳聳肩站了起來,拿起了放在沙發上的黑色針織外套和桌上的錢包與手機,佯裝恭敬的對真嗣敬個禮。 「一切遵從陛下旨意。」 意外的真嗣沒有害羞的說別開這種玩笑啦!完全不理會薰直接將門關上還鎖了起來。 而後,薰走出了公寓的大門,看著前方一排紅地濃烈的秋楓,思考著接下來的去處。 _______________ 真嗣聽著薰關門公寓門的聲音後,開始從書房中翻出許久沒有拿出來的樂譜,所幸是放在書櫃中,譜子看起來還算新。真嗣抹掉上面一層薄薄的灰塵,封面上音樂家名字的燙金依然散發著微亮的光芒。翻開封面,光是看著譜面便能感覺到音色跳動於音階之間的感覺。 ——不過我真的能做好嗎? 實際上自己平時也不常練習,這樣的曲目不知道會不會在自己的演奏下就被崩壞了。真嗣攥緊了譜子,深呼吸一口氣,放下譜子,決定拿出放置在角落中的大提琴。 我也希望為薰君做些什麼。懷抱著這樣的信念,真嗣的心稍微平靜了下來,打開大提琴盒子的指尖卻依然因緊張而微微顫抖著。 _______________ 雙手插在口袋裡,看起了灰矇矇的天空,沉甸甸的感覺與濕氣令人透不過氣,好像全身包附了一層濃厚的薄膜,感覺馬上就要下起雨了,為了不打擾可愛的真嗣,薰下定決心就算很青春的淋著雨也沒有關係。 漫無目的地走著,在經過別人家的竹圍時,腳邊發出的灌木樹葉磨擦的沙沙聲,有隻黑貓悄悄地從灌木叢間鑽出頭,金黃色的瞳孔與薰剛好對上了眼,薰蹲了下來,貓警戒的後退了一步。 「喵~」 薰試著學貓叫,露出了友善的笑容,並對貓伸了出手,黑貓快速的從薰身邊溜過,薰看著黑貓鑽進另一叢灌木的背影,那隻黑貓平常會親近真嗣,每當真嗣輕撫牠的下顎時黑貓總會閉著眼享受,薰曾問:「真嗣,你是貓派的嗎?」 「咦?都、都很喜歡,因為很可愛啊。」 真嗣回頭看著薰,黑貓趁這時候離開了,蹲在地上向後轉頭的真嗣與彎腰向前探的薰對視了幾秒,真嗣害羞的轉過頭背對薰站了起來。 「那、那薰呢?是貓派還是狗派?」 「我啊?應該是真嗣派吧。」 薰趁真嗣轉頭前由後方緊緊的抱住真嗣。 蹲在地上的薰想起了這段往事,把頭埋進了曲起的膝蓋。 可惡,真嗣也太可愛了吧。 _______________ 真嗣閉緊了雙目,仔細地聆聽著來自琴弦的音色,將微小的誤差一一修正,折騰了好一會才調好音。剛試拉了幾下樂曲,轉頭便看到窗外烏云密布,看起來快要下雨了。心裡暗自覺得不妙,天知道自己那位戀人會多麼充滿浪漫情懷地在雨中淋雨,每次都渾身濕透地回來,還掛著平時那種溫柔的笑容。 真嗣抓過電話,撥通了薰的手機,連續不斷地撥號音讓他越來越焦急,終於撥號音停了下來,傳來的是對方的聲音。 「真嗣,已經準備好了嗎?」薰的聲音中隱約地藏著笑意。 「…呃、嗯…薰快點回來吧,看起來快要下雨了。」真嗣明顯猶豫了一下,目光移向衣櫃,那套希望穿給薰看的正裝還沒拿出來。 「說的也是,那麼我回來了喔,過一會就會見面了。」 「嗯,等著你回來。」 真嗣掛上電話後,急忙跑去衣櫃那邊拿出正裝,望著衣服的瞬間忽然感嘆外國人還真是有耐心啊。不知薰什麼時候會回來,連忙先開始穿…… _______________ 灰濛濛的天空終究是下起了小雨,綿密的雨絲從空中緩緩落下,薰掛掉了電話,此刻心情愉悅的薰哼起了歌,用著小跳步的專屬節奏,甚至轉起了圈,壞天氣與好心情。 回家的路途似乎比想像還長,薰迫不及待的要加快腳步卻又惡質的想要讓真嗣擔心,如果在這樣的雨天遲遲未歸,真嗣會如何焦急的來找自己呢? 雖然想看心急如焚滿臉通紅生氣中又帶著眼淚的真嗣,但現在薰覺得自己也快要受不了了,無盡且深遠的思念使薰加快了步伐,一秒、一秒也好。 好想、好想快點見到、我的、最親愛的真嗣。 鑰匙轉開了門發出聲響。 _______________ 「……歡迎回來,薰。」努力露出笑容的真嗣還沒有察覺到自己的領結還是歪的,襯衫也有點皺,左手的袖扣也沒扣上。薰先是愣了一下,很快又恢復原本的笑容,他怎麼會在這種時候告訴自家戀人袖扣都沒扣好呢。 「那麼…請渚薰先生入座吧…」之前明明就打好了腹稿,實際說出來的時候卻感到無比羞恥,心跳不斷地加速,越說越小聲。放下蠟燭之後,真嗣看著坐到沙發上的薰,故作正經地乾咳幾聲,怎料自己竟然被唾液嗆到,真的咳起嗽來了。真嗣緊張地抬眼看了薰幾次,對方並沒有露出什麼不耐的表情,臉上依然寫滿了期待。 「咳、唔…」真嗣深呼吸之後,緩緩地說:「歡迎來到薰的慶生演奏會。」 薰微笑著輕輕拍手,真嗣反而有點不好意思,臉上的熱度又升了幾度。架好了金屬譜架,將譜子擺正,雖說在昏暗中看得並不是那麼清楚,但在拿起大提琴,拉起琴弓與按上琴弦的瞬間,音色自然地從指尖流瀉而出。真嗣緩緩地閉上眼睛,聆聽著來自手中樂器的旋律,彷彿無色的音符充滿了只有兩人的小小的空間。 _______________ 老實說薰真的嚇到了,他悄悄地對小看真嗣做了反省,被趕出去後總想著真嗣會燒一桌好菜和蛋糕,運氣好一點會有裸體圍裙,由羞澀的真嗣親口餵食,但薰完完全全錯估自己可愛的戀人所擁有的無限可能性。 現在真嗣就坐在自己的對面,認真的凝視著譜架上的樂譜,手指的動作雖然不算流暢,但也不至於干擾的旋律地進行,最重要最重要的是真嗣小心翼翼緊繃著身體和摒住呼吸的感覺讓薰忍不住想要去推他一把再緊緊抱在懷裡,薰強忍捉弄的衝動,認真的感受真嗣為自己準備的音樂饗宴。 這是一首薰和真嗣都很喜歡的曲子,兩人還從為了這首曲子專程到音樂廳欣賞,原為小提琴四重奏曲子再他們花大錢買了原譜之後,一邊拉著琴一邊修改成大提琴獨奏曲,那時他們才高中幾乎所有課餘時間都黏在一起,薰拿著譜哼著,真嗣拉著琴漸漸融入旋律之中,再改好琴譜的那天,兩人在隔音良好的書房拉著主旋律合奏了無數遍。 尾音緩緩落下,薰拍起了手看見真嗣抬起頭對自己笑了卻又不好意思的紅著臉搔起了臉頰。 「謝、謝謝。」 _______________ 演奏完畢後真嗣鬆了一口氣,雖然在薰拍起手並且露出笑容的瞬間又緊張了起來,結巴地說了句謝謝,低頭的同時看到了沒有扣的袖扣。最後自己還是有點大意,再度抬起頭的時候,薰已經來到了自己的面前,明明只是普通的話卻有點說不出口。 ——真討厭這樣的自己。 「這首曲子好懷念啊。」薰的聲音在耳邊響起,臉上露出了異常溫柔的表情。 「嗯…」真嗣輕輕地點了點頭,「已經很久沒有拉過了……稍微有點不熟練……」 語畢後,又不由自主地下低頭,忽然感覺到對方撫上自己肩膀的感覺。 「所以,我果然是真嗣派」 「又在開玩笑……薰,生日快樂。」真嗣鼓起勇氣似的抬起頭,對上對方紅色的雙眸,低聲說道。此時此刻真嗣的嘴角確是漾起了愉悅的微笑,儘管依然夾帶著少許不安於緊張。 _______________ 外頭下著的雨的天空滲出一絲夕陽照映著秋日紅楓,薰忍不住吻上真嗣赭紅的唇。 如今,在生日這美好了日子裡,薰對真嗣的愛又再更多了一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