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EVA_カヲシン_渚薰╳碇真嗣補完總部
關於部落格
  • 650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CWT29 ALL ABOUT US カヲシン補完計畫 (育成計畫職業結局補完本)




試閱一

籃球選手    作者:黑獄


Once More, With Feeling.


渚薰醒來的時候毫不意外地迎接了空蕩蕩的半邊床鋪,
還有從半掩著的窗簾透進室內的薄金色陽光。他伸出略顯蒼白的手摸了摸眼前皺著的床單。
冷的。然後橫過半張床伸長手去撈床頭櫃擺著的電子鬧鐘,冷藍色的光芒顯示著早上八點四十七分。
一開始,他以為只是社團活動而已,因此即使在聽到真嗣加入籃球社後,他也只是稍稍感到訝異,並沒有多說些什麼。
當他意識到對方是真的認真看待籃球,而不只是玩玩,是在真嗣下定決心以體育生的身分參加大學甄選那年。
以體保生保送大學的真嗣,投入在籃球的時間比以往都還要高出很多。
國高中時還沒有那麼明顯,畢竟還有課業要顧及,可是在上了大學之後,特別是在大二下那年,真嗣成為校隊正式球員後,渚薰發覺和真嗣的相處時間變少了,
更確切地來說,是真嗣專注在自己身上的時間減少了。渚薰對這種情況感到不知所措,他覺得他們之間有什麼事物悄悄改變了,
可是當真嗣那害羞的、愛慕的眼神望向自己,那淡褐色的眼眸滿滿都是他的身影時,渚薰又認為一切都只是自己的錯覺,他們之間仍然如最初那般單純而美好,一直沒有變過。
每當渚薰看著被人群包圍的真嗣,因為他人讚揚而笑得靦腆謙遜的真嗣,他心裡總是不由自主地湧起一把火。
這是不應該發生的。
於是,他因為自己莫名其妙的惡劣心情而感到更加生氣。
最後,他決定在這種無限的情緒迴圈徹底破壞他們的關係之前,向真嗣提出了暫時分開的要求。
面對自己沒有任何理由與解釋的無理要求,真嗣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低垂著眼睛,輕聲說句明白了。
然而這個方法並沒有解決任何問題,他的心情一如既往地陰晴不定,甚至有更劇烈的趨勢,而真嗣也看得出來比平時更加安靜。
氣氛尷尬到明日香受不了把他單獨抓出來問話,可是他自己都弄不明白的事情,又怎麼能向別人解釋呢?因此即使被明日香凶狠地抓著衣領,渚薰仍舊一聲不吭,氣得明日香扭頭就走。



試閱二

漫畫家   作者:mauyu


「吶吶!!妳看了昨晚的《最後的心之使者》了嗎?」
「啊…我昨晚錄影下來,不過還沒看,我好在意這集劇情的發展啊!」
「我有用手機錄下來喔,昨晚的重頭戲!」
「啊…真的嗎?快點讓我看看!」
下課時間,兩位女學生討論著目前火熱上映的動畫《最後的心之使者》。
在狹小的手機螢幕裡出現一位銀色頭髮的少年,他揮著刀,正在與敵人戰鬥。敵人突然從一位之中現出好幾位,銀髮少年處於劣勢狀態。
「好像很不妙…他會不會在這邊出事!?」
「放心啦!這部動畫忠實原作,之後的發展更加精采呢~」
「啊…說到原作,我已經有好一陣子沒追了……」
「最近的發展又是另一段高潮了,我好期待這邊的動畫化啊,不過如果只做一季的話大概沒辦法看到了。」
「《最後的心之使者》這麼紅,一定會有第二季的啦!」
「對啊…原作者都保證接下來的故事發展會更加刺激,不動畫化怎麼行呢!」
「說到原作,我也好在意作者的事情,聽說作者是男性而且還很年輕?」
「對呢…他還是新人畫家,也不公開露面,目前只知道是男性,充滿謎團的作者。」
「這種纖細的畫風加上描寫感情細緻的劇情,還有筆名取做EVA,不管是誰都會以為是女性吧!啊…可以的話真想見見作者本人……不知道有沒有女朋友了呢?」
「妳別做白日夢了啦,作者已經在最新的後記坦承自己有戀人了。」
「咦!?可惡,我竟然漏掉這麼多情報,我要回去追連載了!」
此時上課鐘打斷兩位女學生的對話,耳語消失在迴響的鐘聲中。

「哈啾…!」
坐在工作桌前的男子打了一個不小的噴嚏,不過後來讓他發出更大聲響的是……
「糟了!原稿!!」
看來是男子剛剛一個不注意,弄髒了擺在桌上的稿紙,雖然只是在邊邊的一小角而已,但這已經足夠
讓追求完美的男子懊惱許久。
「真嗣,要不要休息一下?我泡了咖啡,一起喝吧。」一位銀髮男子推開門,熱騰騰的咖啡香味也隨之飄進。
「慢著!不要過來!我正在處理原稿!」
銀髮男子口中所稱呼的真嗣,正是創作出《最後的心之使者》的作者。目前正死命地保護桌上的紙張。
「唉…都已經是熱門漫畫大師又有助手了,怎麼還是這麼拼啊……」銀髮男子把咖啡放一邊,走到真嗣身後捏著他的肩膀。
「看看你的肩膀都這麼僵硬了,從昨晚就忙到現在,就先到這邊吧,剩下的晚上還可以繼續……」
「不行,這邊畫到一半就中止的話,一氣呵成的靈感就不在了。」
「我不能理解你的創作精神啦,不過即使變成暢銷漫畫家,你還真是跟以前一樣,都沒改變。」
「嗯…薰你也沒變啊…咖啡先放在那邊的桌子吧,我這裡就快用好了。」真嗣將放在自己肩上的手移開,依舊將精神專注在眼前的稿子上。
「咖啡冷了就不好喝囉!」
男子手抓著頭,一副無奈的樣子走出門。
這位銀髮男子正是渚薰;真嗣的戀人,在國中時期與真嗣同一個班級,當時的真嗣加入電影研究會,在裡頭接觸不少由漫畫原作改編的電影跟動畫之後,竟然說未來要成為漫畫家,原因是真嗣想要當一個在背後默默地為作品奉獻的原創者,慢慢地看著出自自己手中的作品漸漸地成長、茁壯,這樣的精神十分符合他的個性。

真嗣立志之後每天一直鑽研人體骨架畫法、漫畫分鏡等等相關技術,參考書籍已經多到書櫃存放不下,還把班上的劍介拉進來要他幫忙把畫稿塗黑和貼網點,交換條件是必須讓他在機器人作品裡成為帥氣的駕駛員。
學生時代的真嗣每天就因為研究漫畫忙到廢寢忘食,到最後連真嗣的代理監護人美里也看不下去,一起進入助手團裡幫忙,如果在漫畫作品裡看到留著一頭亮麗長髮、身材姣好的成熟美女,不用懷疑一定是以美里為模特兒。
渚薰也擔心真嗣的身子會搞壞,但是看到真嗣認真的模樣也拿他沒辦法,當真嗣坐在工作上進入漫畫的世界裡時便誰也無法介入了。而資訊系出身的渚薰只擅長在數據化的世界裡寫程式,對於畫圖這種藝術領域完全無法領教,即使想幫忙也只怕自己會搞砸畫稿,追求完美的真嗣在這方面也是非常吹毛求疵的。
不過真嗣偶爾還是會利用一下人力,例如差遣坐在筆電前的渚薰去幫他買一下墨水,渚薰也不甘示弱,以一個吻為交換條件,真嗣當然不肯,與渚薰你一句我一句吵起來,最後是在旁邊快被兩人閃瞎的劍介說:「你們兩個慢慢聊,我去買吧。」
就這樣子,真嗣與渚薰從相識到交往這段期間發生不少事情。此時讓渚薰回想起的是兩年前;真嗣還沒成為熱門新銳漫畫家;還在努力畫稿、向編輯部投稿的時候。
 

 


試閱三

 

 

小說家     作者:倉田綿羊

 

螢幕中的男女在夜色的祝福下慢慢向對方靠攏,雙唇相接的那刻,洋溢在兩人間的幸福與滿足似乎也跟著結尾高潮的配樂湧出畫面。抱著跟渚薰一起挑了好久的大抱枕、斜倚在雙人沙發上的真嗣卻毫不動容般,雙眼有些無神地任由影片跑入片尾曲與工作人員表。

 

 

 

意識朦朧間,身旁的空位微微陷了下去,一雙手連人帶枕頭把他擁入懷中。聞著對方身上淡淡的清新香味、還被那人仍有些濕溽的髮梢冷了一下項頸,真嗣才回過神來。他抬頭看了看身後臉上掛著濃厚笑意的青年,又回頭看了看已經完全黑幕的電視,才用剛睡醒模式的嗓音模糊不清的說:「啊……演完……了?」

 

他的眼睛眨了眨,像是快睡著般半瞇起。渚薰拿起遙控器把電視畫面切回一般頻道,環著真嗣的腰讓他枕在自己頸窩。看著懷裡人終於宣告陣亡、閉上雙眼,他打趣道:「怎麼看到睡著了?這部拍得還不錯啊!」雖然故事精簡很多,拍攝也頗為商業,但仍算是流暢、感動人心,一些難以用畫面表達的角色心境也處理得恰如其分,場景與服裝也呈現出時代感。

 

「嗯……但是……沒興趣……」已經在夢鄉邊緣徘徊的真嗣連眼睛都捨不得打開,「你……知道……我對這種的……沒辦法……」從小到大只要看這種戀愛系的文藝電影,非睡即呆,不知道為什麼,他就是無法接收到主角間因為愛帶出的感動、悲痛、喜悅……之類的情感。

 

 

 

倒也不是說他無法接受『肉麻的』台詞跟互動,他不是反感,而是根本沒感覺。

 

還好自己身旁的女性友人極度厭惡愛情文藝片。

 

 

 

「虧你還是寫小說的呢,」渚薰忍不住輕捏他的臉頰,睡眠被干擾的黑髮青年皺起眉來拉開他的手,又往戀人懷裡蹭了蹭,抬頭勉強睜開半隻眼表達不滿:「讓我休息一下啦!……還說呢,你這理科人怎麼看這種片不會睡著啊?」

「專長跟看什麼電影是沒有關係的~」

「我也不是寫言情小說啊!」真嗣嘟起嘴抱怨,說到會勉強自己看文藝電影的原因,精神都來了。

 

 

 

他瞪大眼睛認真的對渚薰吐露自己怨氣:「明明就是寫青少年文學,編輯說要推出一套簡易版的世界名著,要我負責珍.奧絲汀的幾本。我跟她說過這種的我不擅長,她還笑得跟狐狸一樣說什麼……」

「要接觸不同的題材累積經驗與實力……嘛,」渚薰笑著接下去,「你從每天都會在睡前抱怨一次呢,真嗣。」

 

 

 

在青梅竹馬的女人(也是他現在的編輯)引介入出版業後,真嗣以校園故事為題材,出版了幾本廣受好評、被青少年族群喜愛的小說,算是新銳人氣作家。剛巧出版社正在進行改編世界名著,供兒童、初中生閱讀的企劃,便讓他與另外幾位作家進行編寫。

 

 

 

跟那個女人認識這麼久了,她當然知道自己的死穴何在,故意讓自己負責少有的愛情文藝系題材,還丟了其他改編的影片、漫畫讓他『參考參考』。

 

 

 

他會如此反彈其實也不是對原著反感,這位美國女作家幾本膾炙人口的小說他也都算熟悉;與其說是不想接觸這樣的題材,到不如說他懷疑拿愛情題材沒法的自己是否能夠勝任這份工作?

這可是世界名著啊───改壞了就遺臭千年了。

 

 

 

「所以不知道如何下手就先來看看其它人怎麼改編的?」渚薰看了看散落桌面的DVD盒,除了新版的電影,也有電視台拍攝的劇集,責任編輯倒也真的找了許多資料供『參考』。「不過,果然我去寫個程式回來你就看到睡著了呢。」語畢頭一閃躲過來自真嗣的枕頭攻擊。

 

「你還笑我!我都不知道要怎麼辦了!」原著都已經被他翻到快爛掉了,上面密密麻麻都是註記與標籤貼紙,真嗣每天都抱著書本焦頭爛額,不知道該如何下手。

 

他哼了聲,把不知何時跑到屁股下面的書丟給渚薰,「不然你幫我寫好了!」

 

 

 

渚薰笑笑收下書,放去跟DVD盒一起,說:「那可不行,明日香記得我的筆法呢。而且這句話你已經說過不下十遍了~真嗣~」之前也有次抱著好玩的心態幫真嗣代寫,沒想到那女人收到稿件沒幾分鐘就打電話過來對自己嘶吼:渚薰你再幫真嗣寫的話真嗣下一本就是裸體寫真集!

 

 

 

這種話自己聽來當然是玩笑,不過真嗣卻看得認真,馬上搶過電話頻頻向電話另一頭氣呼呼的編輯道歉。

 

 

 

那可是明日香啊!她用盡方法也會做到她想做的事───真嗣在掛上電話後神情驚恐的向自己解釋。

 

 

 

看來他們在一起之前,一起長大的兩人間曾經發生什麼有趣的事情(對明日香來說)。

 

 

 

又被拒絕的男孩又哼了聲,用力閉起眼,抱緊抱枕往渚薰的大腿倒。大腿被佔據的銀髮青年曖昧地輕笑,一隻手輕輕拂過真嗣的眼瞼、鼻尖、唇瓣……最後來到肩頸、鎖骨。真嗣忍不住縮起身子,掀開一隻眼瞪向對方,扭動了幾下身子以示抗議,卻換來渚薰逐漸靠近的臉龐。

 

他的眼睛跟聲音都飽含著笑意,嘴唇貼著真嗣的額頭輕輕開合,真嗣的鼻息間都是渚薰身上沐浴乳的淡淡香氣。

 

 

 

 

 

「真嗣啊……明明說對戀愛題材沒辦法,卻很會跟戀人撒嬌呢。」

 

 

 

試閱四

重考生  作者:Baker
 

 

櫻瓣紛飛。

 

 

  早春的空氣還是如此沁涼,輕而暖的白色圍巾沾上了花瓣,被那個人笑著拿了下來,薰用著那總是如此迷人的聲音說:「粉粉白白的,跟真嗣配在一起果然很可愛呢!」因為心理緊張的關係你只是皺了一下眉,他幫你把圍巾用另一種方式重新圍好,用雙手輕輕地拍著你的臉頰。

  「沒問題的,你一定可以的。」

  薰說,瞬息無比的信心湧上心頭。

  學生全擠在巨大的看板前,眼睛不斷的注視,嘴也不斷的喃喃唸著,聒絮聲如細雨不斷灑落,煩躁。突然有尖叫聲劃破空間,有兩個女生高興地相擁,大聲說著:太好了、太好了……」接著場面開始失控,有人哭了出來、有人立刻拿起手機打回家裡、有人尖叫、有人歡呼。

  你也是那喧囂氣氛中的一份子,在眾人擁擠的掩蔽之下,你感覺薰他正偷偷地牽起你手,你雖害羞地想甩開,卻也因此著實地感到安心,假裝沒有發現,你放任他對你愛的表現,回過神來你裝著專心的模樣看著榜單,這裡是你和他、碇真嗣和渚薰約好要一起上的學校,剛好都有各自想專攻的科系。

  你的課業成績一直以來都較同年齡的青少年們好,薰亦如此,雖說這裡是第三新東京都內最好的大學,但從模擬考開始,你與他的成績幾乎都一直在安全範圍之內,老師也曾說你們從來不須讓他擔心。

  「啊,有了。」

  他說,牽著你的手緊緊握了一下,你和他相視而笑。

  「恭喜你。」

  你說,你轉頭繼續找著自己的准考證號碼,一想到未來大學四年又可以在同一所學校就讓你興奮不已,你屏住呼吸凝視著,好不容易找到和自己相近的准考證序號,慢慢的沿著順序向下看,心跳逐漸加快,噗通、噗通掩蓋了吵雜讓你聽不到任何外面的聲響。

  在看到自己的准考證號碼後像其他人一樣大叫,鼓足了勇氣後轉身用力地擁著薰,用濃烈的接觸分享出自己喜悅的心,你是這麼想的。

  准考證的排序到過了你的號碼,沒有你的、沒有碇真嗣的,怎樣的失常造就了如此的結果?

  「咦?沒有……」

  你認真地看了好幾遍,沒有、沒有、沒有、沒有……

  「真的嗎?」

  薰也如你般不斷地望著佈告板,然後你低下了頭,他也沉默不語,你拉開了他牽著你的手,縱使難過也得擠出微笑地說:「薰,恭喜你!那、回去吧。」轉身離去的你不久後聽到他追上的步伐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